BT

如何利用碎片时间提升技术认知与能力? 点击获取答案

Nigel Dalton在敏捷澳洲大会上谈论系统化思考、社会化实验和“20 by 2020”

| 作者 Shane Hastie 关注 27 他的粉丝 ,译者 郑柯 关注 3 他的粉丝 发布于 2014年11月18日. 估计阅读时间: 20 分钟 | CNUTCon 了解国内外一线大厂50+智能运维最新实践案例。

在最近的敏捷澳洲大会上,InfoQ与 Nigel Dalton 谈到了现代管理实践中的一些社会化实验,包括在工作环境中应用精益、敏捷和系统化思考,此外还谈到破坏性创新和他的“20 by 2020”目标:到2020年,让20%的组织中使用敏捷管理方法。

InfoQ:我们现在在敏捷澳洲现场,与 Nigel Dalton 聊天。你能不能给读者们简单介绍下你自己?

Nigel: 要说起来,话可就长了,但我不想,因为最近刚过50岁(这可花了不不短的时间)。我毕业于新西兰怀卡托大学(Waikato University),小时候是拉格伦(Raglan) 的一个农场小子,我从未想过自己能成为一个充满乐趣和压力的 CIO,而且是在澳洲的经济里面,我在 realestate.com 和 REA 集团都担任过 CIO。我一直喜欢高科技,但是学的是经济学。在全世界工作了一圈之后,我决定在墨尔本安家,现在的目标是让我们的经济更加敏捷。

InfoQ:你是不是也在 LunaTractor.com写博客?

Nigel: 有时候写。那是我和James Pierce 设立的公司,是在我们结束了 Lonely Planet 的工作之后,这段经历可称不上我职业生涯的亮点,我们也实施了敏捷,但在业务成果上体现得不咋地。不过我可以告诉你,这两天,Lonely Planet 那些练习的 DNA 在会场这里有充分体现。我想我碰到五、六十个人,从他们身上能看到,敏捷的思维方式已经随风散播到很多公司了。

后来我们成立了 LunaTractor,我们敢于承认这个公司名字有点儿怪。那与1960年代俄国登上月球的月球车有关。当美国将使命设定为“这个十年最后,将人送上月球,并安全返回”。俄国人没什么钱,也有很多限制,他们就是坐在那里,以多种方式提出问题,最后得出结论:真正的问题在于“月球上有什么?”而不是“我们能不能把人送上去然后再让他返回?”所以,他们做了机器人,各种机器人,它们可以收集石头样本,可以开着到处跑,那就是 Lunokhod,或可称为 Lunar Rover,也许是“月球行走者”的意思。

所以,我们把自己的公司叫 Luna Tractor。我们觉得——实际上新西兰人和澳洲人挺擅长干这个——我们回答不了那个问题,但是有另一个问题也许能接近真正的问题。

InfoQ:回答正确的问题。

Nigel:没错。

InfoQ:你非常关注精益、敏捷和系统化思考领域。

Nigel: 对,要是没人在这个同样的市场里面大谈特谈“LAST”——也就是“精益、敏捷、系统化思考”的英文缩写,我会就这个话题说得更多。不过,你知道,现在已经有了一个 LAST 大会了,祝他们好运。而且能把这么多人拉在一起真是不错。

REA 集团已经证明:精益真得非常、非常有深度,在我们那儿,有些丰田规划工具现在真是香饽饽。所以,我们已经放弃了 PowerPoint 和电子表格,转而使用 A3报告,也就是 John Shook《在管理中学》(Managing to Learn)书中的东西”。过去三个月,那书我买了70本!它不是课程,像 Spotify 一样,我们有一个学习“公会”,大家都很热心学习和分享。其中的东西很棒,尤其是可以改变你解决问题、报告进度的思维方式。我们甚至还有销售人员,不再准备销售计划,而是把其中的内容放在一张 A3的纸上,还有上下文、对策、成果。我希望John Shook能为此感到骄傲。

所以,那就是精益给我们留下的遗产,让我们选择了“走动管理(Gemba Walk)”和 A3报告这样的工具。

至于系统化思考,我是塞东【译注1】的粉丝(不过他可能是唯一一个比我还有些古怪的敏捷人士),他的思维方式及其出色。解决废料的方式,他称之为“失败-需求(failure-demand)”,我们在自己这里就实施这种方式,特别有启发。我们已经在呼叫中心中完成了一个非常大的项目,就是基于这种思维方式,还有敏捷方法:你可以在这里了解更多内容

我想,最终我们还是适应了“敏捷”这个词。有一段时间,我们不太喜欢它,好像它能解决所有问题,但是无法解决特定问题。所以,我们敬而远之。现在,人们意识到,它只不过是一些实践的集合。我们大概是从精益中选择思想,从敏捷中选择实践。

InfoQ:咱们刚才聊天的时候,你用了一个词让我很感兴趣,你说你们在 REA 集团做的事情很像是“现代管理技术中的社会实验”。你能再说说这个么?

Nigel: 那的确是社会实验。我们有过一些非常有趣的经历。我也刚刚弄清楚:这些实验的源起,在 本次大会Geoff Apps 关于 Zappos “无主管实验(holacracy)”的演讲中可以找到。他们使用了一些跟我们差不多的词汇,我也在想我们一路走来选择的这些东西。我是首席信息官,我们有一个按照职能划分的组织,我这个主管所在的公司就是这么雇人的,但是我花了很长时间,去承担我们“业务线”的管家角色。

公司划分为一系列团队,各自关注不同的消费者生态系统,团队之间没有关联,我的团队负责商业地产,也是最小的一个。住宅地产的拥有者们,他们有销售代表和雇员,是另一个团队。然后是地产开发商和我们的广告客户——作为一个银行,要是一个月能有十亿页面访问量,那可是放广告的好地方。

所以我们理解的是:这些不同的生态系统中,都有某种“独特的客户体验”。要是我们成立一个完整的多职能团队,然后选择某些人构成小组来管理,会怎么样?因此,我就不再是商业地产的总经理,也没有这么一个角色。我是一个七人小组的管家或教练,其中包括 IT、销售、市场、产品、法务、财务和人力资源。年轻的管理者们都三十来岁,有足够的能力在一个团队中工作,管理价值4000万美金的业务。我在那里,作为他们的教练,所有的敏捷实践都在团队下面执行。这就是某种非常自包含而且自我指导的团队,我们也在整个公司复制了这种做法,这就是基本结构。

我们建立的这个结构,是模仿了 Spotify 的组织架构(现在他们的做法很流行),有部落、小队、公会和分会。所以,我们用了一点儿那个,用了一点京瓷的阿米巴管理,又用了一点戈尔公司【译注2】成功的做法,也就是在一个完整的自包含组织中不超过150个人。

这个实验我们进行一年了,结果相当不错。说些简单的:再也没有什么内部客户了。所有人都把注意力放在价值链终端的客户上,不管你处于整个链条哪个位置,也不管你是在我们的财务团体提供资源,还是更接近客户,比如可能是个房产经纪人,大家都把寻找地产的人作为关注点。我们都关注他们。如果他们高兴,地产所有人就高兴,经纪人就高兴,银行高兴,律师也高兴,等等等等。你的工作会直接通过价值链,这都是精益的思维方法,来自 John Shook 在《Learning to See》一书中提到的,那是我读过的最无懈可击的书籍之一,我觉得自己的脑子都不够用了!

这种方法取得了巨大成功。快速移动,保持沟通。所有的敏捷工具,包括站立会议、工作透明等等,都能容纳进去,我很高兴可以这么说:这个实验效果特别好。

InfoQ:本次大会的主题是破坏性创新。这个领域现在是什么情况?在数字空间中,当然,在地产行业中,也发生了很多破坏性创新的行为。

Nigel:真是现象级的。在应对破坏性创新的态度方面,我还算是做了一些贡献。我们有一个所谓的“董事会”,其中涵盖了澳洲过去15年来最具破坏性的媒体从业者,特别要说到新闻集团(Newscorp)。他们要是想做些什么事情,那个态度是相当靠谱。

我们面对的,是一些很有意思的破坏性创新。我们开始看到 seek.com 中发生的事情,这还是有 LinkedIn 这种,可以直接把找工作的人跟雇员直接有效联结起来。在地产市场中,我们也在看到类似事情发生,有一些小规模、轻量级的破话。如果你去看看 theloop.com.au 这个网站,这是一家非常成功的澳洲社区网站,上面有设计师、摄影师、开发人员,他们可以在上面寻求项目、投放简历,还有其他类似的事情。现在,上面有一个新的标签页,里面有地产相关信息,人们也会互相联系,比如说:“我现在有3到4张控的办公桌,有人愿意租用一段时间吗?”或者“我们有一间空办公室,可以供你租赁半年时间。”有人会上去为某个项目找地方,那是摄影项目。社区会自己聚集在一起,不需要什么房地产经纪人或是地产门户什么的。我们开始看到点对点的经济模式,差不多就是Rachel Botsman【译注3】 谈到的社会化租借(social lending)之类的概念,现在在地产行业发生了。 这里大概每个月都会有一家相关的创业企业。Rachel 的幻灯中提到过 Liquidspace,我们已经进入“分享经济大行其道”阶段。

我们现在用的是“传统”媒体模型,当前框架中使用付费广告模式,但我们的策略,是准备成为大型地产生态系统中的一员。我们相信,只要有技术、有意愿数字化,愿意参与到大生态系统中来,为其提升价值,这样的公司就有位置。这个系统中现在有很多角色:经纪人、银行、公共设施公司、地产拥有者、地产物业、租户、准租户、顾问、律师等等。

去年,我们这里有一个很大的突破:产生了一个很明确的公司目标声明,就是要“让地产流程变得简单、高效、毫无压力,从而使人更有动力”。为我们工作的人们,大家都体验过复杂、低效、充满压力的地产处理过程,不管是租赁、分享公寓,还是购买、拍卖地产等等。因此,要让几百人认同这个目标,还是很容易的。

我们看到,有些具有破坏性创新能力的竞争对手,正在打造那些繁复低效的东西。或是在情感上压力巨大的事情:一场物业拍卖中,你有可能在10分钟内花掉65万美元。也没什么比这个更有压力了吧,在我看来。

关键在于把所有这些零散的东西整合起来,然后找到新的处理方式。当你运营某些很庞大的网站时,问题就变为要突破原有的数字运营思路,转而认识到:我们也要关心这些新创企业做的事情。

InfoQ:在团队和组织内部,你也做了一些内部创新,比如 hack-day 什么的。

Nigel:是的,这些很重要,因为敏捷的风险在于它会变得太过例行公事。我见过不堪重负的团队。敏捷可不是你能先用起来然后就不再调整的,但很多人想这么做。

我们在团队内部有很多变革和创新,但我们有一个每季度举行的两天黑客马拉松,或者成为“黑客之日(hack-day)”,主要是为了让公司有创造力的人能聚在一起。这是三年前开始的,曾经只有20个技术宅们凑过来,解决某种问题,有代码库或数据库作支持,或是开发某种比较酷的东西。现在,公司各个部门有350个人过来参加,大家构建出非常惊人的一系列解决方案,当然,现在都是在云上了,AWS、Heroku 或是其他什么东西。两天之内,你做的东西也许就可以上线了,而且他们现在开发的东西真是很不错。

观察这个过程很迷人。现在黑客团队什么人最受欢迎?销售人员。不是用户体验设计师,也不是开发人员什么的。是销售。两个原因,第一:他们更接近客户,他们深入了解什么样的问题最值得解决;第二:我们利用了某种市政厅里使用的投票方法,所以这里就像个大市场。每个人设立一个展台,展示他们的软件或是硬件——我们最近有很多硬件方面的项目——大家还要想法卖出去。我们每个人拿着三个硬币,像投资者一样走来走去,然后投入我们喜欢的项目。所以,销售人员一定是最热门。团队的推销过程也是最有趣的。

InfoQ:所以确实有一些有意思的东西。你能告诉我们一些吗?

Nigel:当然。我们在做的另一件事情,是将“黑客之日”推广出去。所以就不再是公司内部的事情了。我们和 Bankwest、Seek 共同举办过“黑客之日”。现在也在找一些合作伙伴,一起推广。过去还有人会想:“天哪,他们会挖我们的人!”或者“他们要偷窃我们的工作方法!”现在我们不再有这种想法。这是在澳洲,而且新西兰也想摆脱“世界奶制品中心”的称号,转而成为创新之地,黑客之日绝对是个好方法,我们也从那里出发。

与其他公司一起举办黑客之日的过程,让我们觉得很有趣。接下来的这个黑客之日非常特别,将在十月初举办,我们称之为“黑客往前走(Hack-it-forward)”。参加的团队会更早集结,我们会有一个“第零次迭代(Iteration Zero)”,团队必须选一种慈善行为。你要选择某个慈善组织,然后为他们解决某个问题,要是团队能选择与我们的领域有关的事情就最好,比如无家可归问题,以及该问题中某些分支。针对家庭暴力造成的无家可归,我们做了很多工作,而且认为自己能在很大程度上缓解这个问题。不过还是有很多其他人们感兴趣的慈善活动,就是这样:你找到某个慈善领域,然后为他们构建某种黑客式方案,人们对此特别兴奋。我们总在学习,我也不觉得这与金钱有关,关键在于学习和创造力,这一次还能做出一些社会贡献。

InfoQ:就是 Dan Pink 提出的激励三原则:自主(Autonmy)、掌控(Mastery)、目标(Purpose)?

Nigel:绝对的!没有比这三原则更透彻的东西了!这就是我在大会上了解的东西,特别是今天听到的“无主管实验(holacracy)”。大会集中了很多思维方式,很明显,自主、掌控和目标与“无主管实验”联系紧密,特别是高度自主这个层面。真的,虽然公司的组织架构有些奇怪,但我负责技术部门在“掌控”这个层面的东西。在已经占优势的部落结构业务线中,这可以让他们掌控某些职能层面的东西。

InfoQ:最后一个问题:我们前面提到了,你有一个大胆的想法:20 by 2020。多介绍一下吧。

Nigel:我使用敏捷已经14年多了,现在我能看到自己在2020年在做什么,那也是个合理的目标。我能看到敏捷给商业带来的巨大改变。我们今天见到了 Commonwealth Bank 的案例。自己也有 REA 的案例。你必须在每天的工作中都见到它。如果到2020年,我们能让20%的澳洲和新西兰企业以敏捷方式工作,而且无论规模大小,我觉得这能深远影响下一代的看法。我的孩子13岁,我可不想让他成为某个第三世界失业游民,因为所有的煤都用光了,所有的铁矿石也都用光了。我想让他用敏捷方式工作,与有创造力的多学科团队一起工作。到2020年,20%的企业,我们能做到吗?

InfoQ:应该是可以达到的。

Nigel:现在不好说,但我目前的直觉是:澳洲企业现在有不到5%在用敏捷。很多小企业在直觉上使用此种方式。当他们变大了,就会有些犹豫了。有很多更大规模的企业开始用敏捷了,在我看来,这意味着不要在对大企业抱有成见,敏捷人士很容易这么做。我觉得,当澳大利亚的澳洲电信都开始了,多米诺骨牌就倒下了第一块,我们将会有Suncorp,未来还会达到临界数量——几千名熟悉敏捷工作方法益处的人。我觉得,不久将有另一代出现,他们经历了现在这个阶段,三十来岁,切入进来,而且会让我这样的老棒子都丢掉工作。他们只愿意使用敏捷的方式工作,这也能让我们的未来经济有更好的发展。

InfoQ:很有启发。Nigel,多谢你今天愿意花时间跟我们聊聊。能了解最新形势很棒,而且我我也希望看到未来的发展情况。

Nigel:荣幸之至。

关于受访者

Nigel Dalton是墨尔本 REA 集团的首席信息官。

他是一员敏捷领域的老将了,有14年实践敏捷原则的经验,涵盖IT 和产品研发行业,在美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都工作过。Nigel 也是 Luna Tractor 的联合创始人,这是一家商业咨询公司,将敏捷和精益的思维方式应用在所有的组织和行业中,而不仅局限于软件开发。Luna Tractor发挥了两人过去的经验,此前,在2007至2011年,他们帮助 Lonely Planet完成了敏捷转型,有20多家团队实施不同方式的敏捷、看板和精益方法,支持他们的目标:为各种顾客提供令人惊喜的旅游指南。

在 REA 集团,Nigel 对于在工作环境中推广精益、敏捷和系统化思考方法有强烈兴趣。

译注

译注1:约翰·塞东(John Seddon),英国职业心理学家、研究学者、管理思想家和全球知名的变革权威,专长于服务行业。2008年,他的著作《公共领域的系统化思考》批评了英国的改革计划,提倡使用系统化思考的方式。

译注2:戈尔公司,是 Gore-Tex 公司,生产不受天气影响的衣服和面料。公司有一个原则,就是某个自包含的组织整体不能超过150人。如果想了解更多,可以查看这篇文章

译注3:Rachel Botsman,关注通过互联网实现协作和分享的力量,及其如何改变商业、消费和我们的生活方式。曾在 TED 做过相关演讲《何谓协作消费》

查看英文原文:Nigel Dalton at Agile Australia on System Thinking, Social Experiments and 20 by 2020

评价本文

专业度
风格

您好,朋友!

您需要 注册一个InfoQ账号 或者 才能进行评论。在您完成注册后还需要进行一些设置。

获得来自InfoQ的更多体验。

告诉我们您的想法

允许的HTML标签: a,b,br,blockquote,i,li,pre,u,ul,p

当有人回复此评论时请E-mail通知我
社区评论

允许的HTML标签: a,b,br,blockquote,i,li,pre,u,ul,p

当有人回复此评论时请E-mail通知我

允许的HTML标签: a,b,br,blockquote,i,li,pre,u,ul,p

当有人回复此评论时请E-mail通知我

讨论

登陆InfoQ,与你最关心的话题互动。


找回密码....

Follow

关注你最喜爱的话题和作者

快速浏览网站内你所感兴趣话题的精选内容。

Like

内容自由定制

选择想要阅读的主题和喜爱的作者定制自己的新闻源。

Notifications

获取更新

设置通知机制以获取内容更新对您而言是否重要

B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