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T

如何利用碎片时间提升技术认知与能力? 点击获取答案

自组织是如何产生的

| 作者 Ben Linders 关注 20 他的粉丝 ,译者 罗远航 关注 1 他的粉丝 发布于 2017年12月14日. 估计阅读时间: 12 分钟 | GMTC大前端的下一站,PWA、Web框架、Node等最新最热的大前端话题邀你一起共同探讨。

关键提要

  • 自组织指的是与人类关系形成的自然过程,在自然界中,各种秩序的形成中都是相似的。
  • 自组织的形成过程比我们用来对其建模的简单模式更加丰富和复杂。
  • 理解这些形成过程,能够使我们能够挖掘团队中新的潜能。
  • 当我们认清人类进行合作的基本能力时,信任水平就会上升。
  • 基于叙述的应用程序可以可视化成一些精妙的模式,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模式可以通过特定的方式(而不是其它方式)塑造团队的潜力。

自组织的形成从来没有一个特定的模式。自组织的形成过程对于人类的交互十分重要,并且您不能通过制定规则来强制形成特定的层次结构模式或非层次结构模式。人们自由地进行自组织会提升人与人之间之间的信任感。随着人们不断地协商他们之间的人际关系,复杂的信任网络就会应运而生。

Bonnitta Roy是一名作家、教师、哲学家和启蒙家,她在Agile People Sweden大会上做了一个关于自组织的演讲。InfoQ以新闻、采访以及文章的形式对此次大会进行了报道。对会议的总结可以在Agile People Sweden的上午会议部分Agile People Sweden的下午会议部分找到。

InfoQ采访了Roy,采访的主题是自组织是如何产生的。

InfoQ:关于自组织到底是否能起作用,众说纷纭。一些人认为可以,还有一些人持怀疑或者批评的态度。为什么会这样呢?

Bonnitta Roy:人们常常认为自组织的形成过程只会导致一种特定的结果。比如说,长期以来人们一直认为,等级制度是社会进程的主要结果。但是这个观点已经被证明是站不住脚的。大自然在一种复杂的、多价的模式中进行自组织。我们所能看到的,取决于我们研究这些模式的方式。例如,我们曾经在一个简单的金字塔型的或线性的食物链模型中阐述一个食物网。现在我们用计算机来对复杂的食物网络进行建模,这个食物网表示了生态系统中的能量交换。马群也是一样。我们曾经认为马群是由种马所统治的,种马位于整个等级制度的最高点。现在我们意识到了,马群的形成过程还要比这精密得多、复杂得多,其中存在互相交迭的结构。

另一方面,在一个敏捷社区中,自组织的概念意味着它是“非阶级化的”、“平等主义”或者“对等网络”的结果。事实上,对于自组织的形成来说,最终可能会形成这些模式,也会形成其他的模式。最终形成了怎样的模式取决于环境条件、约束条件和环境中的一系列因素。最终形成的模式也依赖于一个组织本身的关键特性——它们是如何表达自己的自主性、关系性和代理关系的。这对于动物、植物来说也是正确的,对于人类来说也是一样的。

对自组织持批评态度的人批评的只是其中的可能产生的一种或者几种模式。争论双方——那些崇拜等级制度模式的人们和那些对等级制度感到讨厌的人们,他们都只希望得到一个对他们有吸引力的答案。他们想要的是那种能够掌控人类关系模式的规则。截止到今天,这是不可能的。很少有人会以非官方的形式进行自组织,尽管官方规定会说“我们必须遵循等级制度”还会说“我们必须是平等的”。实际的复杂人类关系是不可能简化成为那种模式或者类似的那种模式的。

那些相信自组织是组织生活中一个重要主题的人们,他们明白自组织是复杂系统中创造新奇和达成一致的源泉。我们认为,理解自组织意味着我们能够在面对组织中的挑战时变得更清醒。我们相信通过这些自组织的形成过程,我们可以挖掘出那些刚刚出现在协作团队中的潜力。

InfoQ:你说过,自组织深入到生命的进化法则中。你能详细解释一下吗?

Roy:有什么比DNA分子更深层的东西吗?我们都知道DNA会进行复制,但是它并不是简单的把自己复制成两份,它是分裂成两个。它需要许多其他类型的分子的自我组合,包括转移RNA、信使RNA、切断DNA分子的酶以及将其连接在一起的酶等等。此外,所有这些分子都是围绕着一个被称为核糖体的东西,在细胞内进行组织的,这些细胞本身是由自组装的分子组成的。然而,核糖体不具备组装它们的能力,因此这些分子需要通过胞内过程(intra-cellular processes)进行自我组装。细胞不能单独存在,如果没有一个由其他细胞组成的自我组织网络和它们的细胞外环境的话,细胞将会不复存在。生活的各个方面都是如此。植物之于土壤,树之于森林。没有一张“外部设计图(outside blueprint)”能够说明这是如何发生的。一棵树是不知道该如何变成森林的。因此,森林是自组织的一种形式,草原和珊瑚礁亦是如此。根据科学哲学家Stuart Kaufmann的说法,自然选择的进化是必要的,但不足以产生生命。自组织才是产生生命的必要原则。

InfoQ:信任是自组织形成的基础。我们该如何建立信任呢?

Roy:我做了一个关于建立信任网络的研讨会,我们惊讶地发现我们的观点总是出现分歧,尤其是对于信任是什么,以及它在我们生活中的作用是什么。你可以试着做一个简单的练习。在一张纸的中间放一个黑点,那个点代表着你自己。然后围绕着那个点画一系列的同心圆。想出你最信任的人,把他们放在最内侧的圆。你会感觉到,在你进行选择的时候会有一个边界或者一个门槛,你最信任的几个人符合这个最内侧的信任标准,但是其他人却被你排除在了圈子之外。当你提出了这个信任网络的概念时,你会发现,那些你通过个人生活或者工作中认识的人根本就不会进入到你的信任圈中。他们会被排除在圈子之外,他们属于的圈子可能是“偶然认识的熟人”。其中的一些人甚至会被你拉到黑名单中,标注为“根本不可信任的人!”。

你需要问你自己的问题是,你衡量这种信任的标准是什么?有些人认为信任程度受“对未来的预期”的影响,一些人则认为信任程度是”责任“的体现。有些人建立信任的基础是意图和目的,而另一些人则更多地关注在特定情况下采取可靠行动所必需的技能。人们发现,信任并不是一种仅仅是”有“或”无“的东西,它更像是一种衡量在信任网络中谁和我们比较亲近,谁和我们比较疏远的度量衡。

现在就可以回答你的问题了。我不会说信任是自组织的先决条件。我想说的是,我们通过不断地参与人与人之间的复杂过程来自组织我们的信任网络。信任是一种感觉,这种感觉产生了一种隐性的模式,我们与不同的人建立了不同程度的信任。

现在,假设一个组织是所有参与者信任网络的重叠部分。某些个体在这个信任网络中占有非常重要的节点,因此,他们在整个网络中是信任的关键加速器。如果你真的想要可视化您的组织是如何工作的,那么你需要开始识别所有这些信任网络。

InfoQ:您有没有一些技术或者实践的建议呢,能够帮助识别组织中的信任网络并且提高整体的信任水平呢?

Roy:我们开发了一个叫TAP的工具,它能代表团队行动的潜力。该工具旨在揭示仅在集体层面上出现的隐式动作逻辑。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将团队的状态定义为团队在给定的情况下准备采取行动的方式。比如说,你的团队为重大突破的创新做好了准备吗?还是更倾向于根据最近的成功进行迭代和改进?你的团队是在酝酿新的关系和观点,还是深入到实验和原型设计中去?

人们总是在感知和解释他们的环境。例如,对于股票市场的预测是基于这样一个事实:当一群人聚集在一起时,他们做出的预测比用其他方式分析数据的专家做得更好。像TAP这样的工具,是为了让人们意识到他们在日常生活中的紧张、挑战、机遇和成功,从而达到一种含蓄的、也许是无意识的感觉。团队常常会陷入一个不多加思考或拒绝改变的”僵化状态“。TAP能够帮助团队检测出这种状态。理想的团队会转换成为”就绪状态“,将他们的行动逻辑转移到变化的环境中。这有助于团队获得第二和第三循环反馈,加速学习和提高集体的性能。

InfoQ:一个组织该怎么做才能成为一个自组织呢?

Roy:我和一些同事一起设计了一套实践,它能够指导公司进行自我管理。第一步要做的是我们所说的创建一个起始点。我们需要明确地说明,在组织生活中已经发生了什么(甚至是那些非常不引人注目的事情的发生)。人们所遵循的非官方的行为是什么?我们能否识别出重要的信任网络呢?如果那些信任网络是支离破碎的呢?我们想要强调的是正在起作用的价值流————全民政治主义在不同的工作领域中所称的”主要驱动者(major drivers)“。这能让我们以一个整体的视角来审视一个组织的起始点。

第二步是通过集体参与来探究:我们要从这里到哪里去?在这个阶段,我们通过教他们四种变革的语言来帮助团队提高对战略的理解能力。通过这种方式,前线团队开始将他们的工作与整个组织的更大的战略整体联系起来,并开始从多个角度参与高层领导,这在当今复杂的世界中是一个重要的优势。

InfoQ:InfoQ的读者们如何才能获取更多关于自组织的信息呢?

Roy:如果读者们想要了解更多关于自组织的理论知识,我推荐Stuart Kaufmann的一本书《At Home in the Universe》,这本书的副标题是“The Search for the Laws of Self-Organization and Complexity”。对人类关系的复杂过程感兴趣的读者可以去读读Ralph Stacey的书《Strategic Management and Organizational Dynamics》。如果读者对如果一家大公司采取了激进的自我组织方式可能会发生什么感兴趣的话,建议去读读Ricardo Semler的书《Maverick》,或者去搜索一下他录的视频。这对他是十分巨大的认同!

我想以一种简单而直接的方式来帮助人们理解这些想法。因此,我正在写两本书:《The OPO Playbook》和《Our Future at Work》。作为一个初学者,你可以先读读我在Medium写的文章专栏《Our Future at Work》。

关于受访者

Bonnitta Roy 是国际APP协会的创始人,该协会是一个由专家组成的社交网络,协会中的专家们在工作中采取开放式的参与形式,通过这种方式,大家能够积极地参与到工作中,组织也能蓬勃发展。

 

查看英文原文:Article: How Self-Organization Happens

评价本文

专业度
风格

您好,朋友!

您需要 注册一个InfoQ账号 或者 才能进行评论。在您完成注册后还需要进行一些设置。

获得来自InfoQ的更多体验。

告诉我们您的想法

允许的HTML标签: a,b,br,blockquote,i,li,pre,u,ul,p

当有人回复此评论时请E-mail通知我
社区评论

允许的HTML标签: a,b,br,blockquote,i,li,pre,u,ul,p

当有人回复此评论时请E-mail通知我

允许的HTML标签: a,b,br,blockquote,i,li,pre,u,ul,p

当有人回复此评论时请E-mail通知我

讨论

登陆InfoQ,与你最关心的话题互动。


找回密码....

Follow

关注你最喜爱的话题和作者

快速浏览网站内你所感兴趣话题的精选内容。

Like

内容自由定制

选择想要阅读的主题和喜爱的作者定制自己的新闻源。

Notifications

获取更新

设置通知机制以获取内容更新对您而言是否重要

B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