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T

如何利用碎片时间提升技术认知与能力? 点击获取答案

技术人攻略访谈:开放制造的机器之心

| 作者 Gracia 关注 0 他的粉丝 发布于 2014年6月13日. 估计阅读时间: 21 分钟 | QCon上海2018 关注大数据平台技术选型、搭建、系统迁移和优化的经验。

本文首发于雷锋网,经作者本人推荐分享至InfoQ中文站。《技术人攻略访谈》系列将在InfoQ上开辟专栏,我们会定期挑选好的访谈在这里分享。

罗未@WRTnode,豌豆机器小组(WRTnode machine team)发起人。开源硬件领域的万千开发板中,WRTnode是一支新秀,这个体积娇小的板子跑着最新的Linux内核,天生强大的网络交互能力,加上功耗低、信价比高、计算能力强等一系列优势,在公开发售前,就被创客小圈子寄予了厚望。在对它未来勾画出的无数可能性中,作为机器人的底层平台大有可为,通过人工智能和云服务,它将搭建起和物理世界交互的桥梁。(InfoQ编辑注:罗未也是今年全球架构师峰会ArchSummit智能硬件专场的专题出品人和讲师,他将带来一场名为《开源硬件的奇点》的演讲。)

早在2012年,硅谷孵化器Y Combinator就开始接收硬件项目。成功孵化了Dropbox、Airbnb、Reddit等上百个项目后,孵化器的创始人,《黑客与画家》的作者Paul Graham发现,新进硬件项目的表现要明显优于同期其它项目。在一篇博客里,他把这个趋势称为“硬件复兴”。一夜之间,最酷的项目已经从“比特”转向了“原子”。从硅谷技巨头,到国内互联网大公司,纷纷开始抢占硬件这座山头。Google一口气吞下8家机器人公司,巨资收购智能家居公司Nest,Facebook则买了Oculus玩虚拟现实。更不用说国内互联网公司在路由器,可穿戴设备上的风生水起。比起移动互联网提供的碎片时间,永远在线的智能硬件显然能更彻底地占领用户时间,新一轮数字化革命的战场已从虚拟空间延伸到了物理世界。

罗未不是典型意义上的硬件玩家,传统行业信息化领域多年的摸爬滚打,让他对商业运作有更透彻的领悟。他视野广阔,从硬件创业在碾压级工业大制造环境下的挑战,聊到创客群体的分化之路;从创客运动和开源运动的渊源,聊到开放制造和未来可能出现技术独裁的对抗之道。在这些略微出离现实的奇思妙想中,他找到了释放自我的方式,告别了过去那种将社会生活和内心世界强行分离的拧巴状态。罗曼罗兰曾说过:大部分人在二三十岁就已死去,只剩影子,于是只好在对自我的模仿中度过余生。做创客,让罗未活得更像自己,有血、有肉、有梦想。梦想的重要拼图自然离不开WRTnode,要到达开放制造的乌托邦,这颗机器之心必不可少。

技术人攻略:请简单介绍一下WRTnode这块开源开发板诞生的过程?

罗未:WRTnode是基于家用无线路由器芯片的开源Linux开发板,想法源于我之前的项目和产业经验。前几年用路由器芯片做应用开发,发现它尺寸小、便宜,并且计算能力比想象中强很多,刷成OpenWrt之后可以做很多很神奇的事。2012年3月,由于产品研发需要,我开始真正从工业角度接触路由器芯片,从价格、尺寸、功耗,到供应链能力等外部环境上对它做了整体考察。

OpenWrt是Linux在嵌入式领域最受欢迎的一个发行版,社区庞大、活跃,孕育了许多商业智能路由器、VoIP、工控、智能家居项目。得益于便宜、功耗低、板子小,创客圈对OpenWrt也有强烈需求,许多产品都可以通过它实现,比如远程NAS、无线摄像头、无线USB,及机器人。悲催的是,OpenWrt社区一直缺少这个顺手的硬件,爱好者要做点东西,只能改商业路由器。商用的芯片开放出的接口很少,往往需要把CPU挫开,从里面引线出来,非常不方便。

从几年前年开始,WiFi芯片的出货量猛增,这个产业链上从代理商、供应链、硬件方案商,到软件方案商,每一个角色在大把赚钱,没有精力顾及创客小圈子的需求。去年8月我开始考虑把路由器芯片和OpenWrt做成基础设施,WRTnode就这样诞生了。年初对外发布之后,收到的反馈比预想的状态好,并顺利成为OpenWrt.org官方唯一公开支持的开源开发板。

技术人攻略:WRTnode的适用场景是什么?基于Aduino和树莓派的开发板非常丰富,为什么还会有WRTnode的空间?

罗未:首先看OpenWrt和Android的比较,从现实的角度出发,我做项目会选OpenWrt,因为Android无论是价格、功耗和尺寸上都会高出几倍。从使用场景看,Android重屏幕交互,适合手机、平板电脑、电视盒这类项目。OpenWrt的交互通过网络实现,适合不需要接高分辨率显示器的项目,包括机器人、玩具、3D打印机,及智能家居等。

再看WRTnode这块板子和Arduino、树莓派的区别。Arduino计算能力非常弱,光一个三角函数就要算好多秒,更别提通过摄像头来做物体的模式识别。树莓派为代表的ARM板子支持Android和Linux,计算能力没问题,但为了驱动高清屏幕提供GPU加速,功耗很大。树莓派适合Android类型的项目,在无需屏幕交互的情况下,GPU就是浪费。

从价格上看,Arduino几十块一片,带WiFi功能的Spark Core要39美元一片,树莓派最便宜的也要两百多。WRTnode基于出货量巨大的路由器芯片,依赖大工业生产带来的福利,价格非常便宜,官方定价148元,结合性能来看,非常划算。

技术人攻略: Arduino和树莓派有无数仿制版本,如果有人复制WRTnode怎么办?

罗未:肯定会有人复制,但这个过程需要时间。能做路由器板子的厂商,全世界就那么100-200家,主要分布在珠三角、长三角。我们会尽量和这些伙伴保持沟通,也会做好商业上的知识产权保护。

做一块板子很简单,但最重要的是为它配出一个上下游的生态系统。我们已经向OpenWrt官方提交了代码,国内许多创客都已经参与了代码贡献。板子正式发货之后,会把论坛、Wiki和开发者社区都完善起来。

WRTnode接下来会有很完整的计划,提供三类API,和一个图形化的开发界面。第一是物理交互API,把多种物理电机,以及包括LED、按键、传感器在内的外设驱动封装起来;第二是提供网络交互API,WRTnode有很强的网络功能,所以在封装上会使用更灵活的形态,一行代码就能调用微信、微博、邮件API;第三是提供模式识别和人工智能API,对机器人来说,哪些功能值得封装成API,我们还在考虑,前期希望把语音交互、计算机视觉这样的经典功能封装起来。这三类API可以让任何一个开发者方便的调用,只需要调整好参数,对应好物理装置,一个机器人就成型了。这些功能会在几个月后出来,这个生态会实打实落实成开源代码。

技术人攻略:你曾经为传统的行业信息化公司工作,为什么会从软件跨到硬件领域?

罗未:我很小就觉得社会生活和个人生活是可以完全分开的两件事,所以在处理社会生活的时候非常随意,甚至表现得有些功利。虽然在DOS时代就自己捣鼓过编游戏,也很明确自己未来肯定会跟计算机脱不开关系,但工业化的计算机行业并不是一件具有浪漫色彩的事,所以在大学和就业的方向上,索性做了符合社会利益诉求的选择。

我就读于中央财经大学信息系,毕业后进入海淀区政府做了5年信息化。后来觉得实在呆够了,也受到一些世俗因素的影响,就顺着这条路进了行业信息化领域。在最传统的行业信息化公司从售前和实施干起,到后来带事业部和营销团队,看清楚了商业运作的本来面貌。

2007年离开机关的时候,我其实没想过创业,到企业之后,对产品整体的开发和营销有了自己的理解,感觉许多事情可以做得更好。2011年看好智能家居领域的机会,组了个团队开始创业。当时想用互联网的方式冲量,用WiFi芯片把主控做得很便宜,通过低价冲进市场,以最快的速度跑出量来,让其它对手在后面目瞪口呆。在那个时间点,这个故事很有想象空间,但实际操作过程中低估了技术难度。由于想把布局做完整,从智能网关、云平台、单品,到APP全都做,战线拉得太长,产品没法快速出来,对销售造成了直接影响。到2013年中的时候,出现了严重的资金压力,原来那种纯市场化的姿态就做不下去了。

反思这段经历,和我自己的判断失误有很大关系。智能家居这个市场其实不太适合创业者,而且市场过了那个时间点就不存在那个故事了。当大家都缓过神来之后,市场的新玩家成了大互联网公司和家电厂商,ABB、霍尼韦尔那样的传统方案公司已经不是主角。小公司应该先从单品开始,做好积累,千万不要妄图平台,像姜兆宁做Yeelight智能灯一样,抓特别明确的用户需求。平台的价值需要很长的时间积累,要做到Nest那种形态非常难,这是我从上一段创业中获得的重要教训。

技术人攻略:作为一个硬件创业者,你怎么看待这个领域创业者面临的挑战?

罗未:去年下半年,硬件创业圈子里有许多悲观的声音。硬件创业难做,环节太多,受制于传统的大工业制造。拿所有硬件创业者心目中的典范小米为例,连雷军都控制不了供应链。小米去年不到2000万台的出货量对真正的供应链巨头来说还造成不了太大威胁,而从另一个角度看,以小米为代表的这波互联网和智能硬件公司,成功地用新的营销思维唤醒了传统领域这些沉睡的狮子。

面对这种碾压级的工业大制造,哪怕从一个很小的点进入,都要面临很多竞争。插座做大了公牛会进来,灯泡做大了雷士会进来,大家伙之所以没动你,是因为你的规模还不足以对他们的根基造成任何影响。可一旦你呈现出了危险的苗头,他们就会在供应链以及其他各种方法上卡你。

如果能有一种方式颠覆这种行业垄断和商业独裁,将是对人类未来的巨大贡献。发源于小众领域的P2P制造可能是一种应对之道,通过个人化的、长尾制造的视角去抵抗这种大工业生产。北京创客空间已经上了从贴片机到激光切割机等专业设备,小规模生产的条件已经完备,未来并不是一点希望都没有。

技术人攻略:面对硬件创业这样残酷的市场,WRTnode接下来的计划是什么?

罗未:WRTnode的目标不是去抢现有的市场,而是做一个新兴市场。商业环境很险恶,但如果是无中生有的新需求,竞争状况会好一点。我们会积极推动“创客运动”的壮大,希望由此产生一些新的门类。

WRTnode马上会进入常规的商业循环,我平均每天都收到几封来自国外的邮件,从咨询,到商业代理,到探讨产品的形态。国外的创客氛围比国内要纯粹和庞大很多倍,OpenWrt社区又一直缺少这样一个产品,所以国外市场应该也会有不错的反馈。我们目前对WRTnode在商业上的期待还并不明确,但接下来会和合作伙伴做一些项目去启动它在大众消费品市场或者行业应用上的价值,让人看到不需要屏幕的真正的智能机器会在什么地方施展手脚。

2011年初出来创业的时候,依然想把个人和社会分开,选择了to B项目,内心其实很不屑。一路走到现在,才发现这种拧巴的心态不好,应该尊重自己的意愿和直觉去做。WRTnode让我很投入,创客这个领域的逼格很高,这群人是真的有追求,并且有很高的节操。跟他们一起,我也能用这样一种自我实现的方式做事。一步步踏实地积累实力和资源,在合适的时机里做一些新东西。

技术人攻略:你怎么看待创客这个群体?

罗未:人类历史上不乏创客,只不过在现有的商业环境下,所谓的“创客运动”和钱沾上了边,因此获得了更多传播。电子、科技类厂商开始在这个领域进行市场投入,作为建立品牌和营销价值的重要传播点。主流媒体迅速跟进,通过对创客的报道赢取广告收入。创客和创客文化在当下的传播氛围中,会越来越走向显性和主流。

成为主流之后的创客必然将面临某种分化,走上类似广场舞神曲和严肃音乐两条截然不同的路线。虽然同为音乐,但一定会有各自的价值取向和品味。这其实很好理解,任何东西只要冒出来成为热点,一定会有人想拿它赚钱,做一些短期的事情。比方说当你发现媒体像做“快乐男生”一样搞全国创客选秀,砸上几个亿的制作费,做投票,拉收视率,卖冠名,最终导致大家像追星一样追创客和他们的产品,你会怎么想?这种商业炒作会带来许多急功近利,类似广场舞品味的操作,但从整体上看,我觉得会是一件好事。至少这种普及型的科技教育可以提升小朋友的娱乐生活,不管我们这些所谓的“创客”是否会感到五味陈杂。

消费类硬件是移动互联网产业的延续,新的互联网硬件这种永远在线的特征,可以发掘出比移动互联网更多的商业和货币化渠道,这就是为什么互联网大公司一定会抢这块市场。而创客这个小圈子完全是另一件事。我个人不太愿意把做可穿戴、路由器或智能家居的人叫创客,这类项目往往有明确的商业目标和投资回报,用的是很商业的操作手法。但maker的逼格会更高,并且有理想,一定要开创一片新天地。比如我很欣赏陈士凯的RoboPeak团队,他们面向大众市场,推出了任何人都能承受得起的激光雷达。作为机器人的基础设施,这个产品会极大促进消费级机器人的能力进化。在此之前,激光雷达只存在于高精尖的专业环境,最便宜都在一万人民币以上,陈士凯把它的价格拉低到原来的十分之一,并且仍然具备很高的精度。这才是真正的创客该干的事,那就是做别人从来没做过的事情,提高这个世界的技术完整度。

技术人攻略:创客运动下一步会如何发展?

罗未:创客运动和开源运动有脱不开的渊源。Linux是人类历史上生产力组织的奇迹,通过社会自驱的方式,诞生了庞大的开源社区,带来了互联网的繁荣。开源运动的形态,对未来可能看到的创客大繁荣有重要启示。如果我们将这样的组织方式拓展到其它产业,不仅是硬件,甚至包括粮食、能源、环保、交通等领域,大家通过贡献自我的时间和专长,塑造出新的生产力组织方式。

这就是创客圈经常提到的“开放制造”——用开源软件的组织方式做所有的产业。这种对社会生产组织模式具有深远意义的尝试,如果能应用在传统的生产领域,孕育出Linux这样级别的事情,将会是了不起的进步。

上海“新车间”的创始人李大维视野很广,他让创客这件事情有了更多可能的方向,而不是只局限在电子、数码,或者机械领域。例如他一直在推“鱼菜共生”项目,下面缸子养鱼,上面缸子种菜,形成一个自生态系统。这个事扩展开来,如果每个人都能创造自己的“鱼菜共生”,通过个性化抵制机械大生产,再辅以比特币这种颠覆性的金融体系,那么以物易物的P2P时代将成为可能。

开放制造的意义往深了说,可以对抗未来可能出现的人类技术独裁。越来越多重大的技术进步被商业和军事把控,不排除这些巨大的势力联合起来,建立一个黑客帝国。我之前说起过的Anti-Google联盟这件事,当然这个提法的象征意义大于实际。Google搜集所有的它能触及的数据,产业链太完整,变成了人类必须依赖的基础设施。Google几乎涵盖数字世界和物理世界的所有技术领域,甚至能源供应都自己搞,完全是一个独立的技术闭环。如果有一天,Google走向独裁,携技术优势反扑现实世界,该怎么抵抗?不排除未来会有公司成立“人类独裁者联盟”,而开放制造则是“人类自由者联盟”,可以避免这种悲剧。

技术人攻略:在这一波硬件创业热潮里,你个人看好哪些项目?

罗未:所谓“创客运动”背后的商业本质是传播驱动,我确信从今年开始,创客会成为大众传播热点。雷锋网在这个领域做得最深,所以一定会形成媒体优势。

北京创客空间可能会有一些神奇的变化。虽然每个城市都在建类似的空间,但很难做到像北京这样,包括了活动、工作坊、孵化项目、电商渠道、推广渠道,加上营销平台。这样的形态是一个创客空间的正本,终极目标或许是成为创客领域的迪斯尼乐园。

消费类硬件项目我最看好高磊,他早年留学日本,在设计上颇有独到之处。高磊表面上是做手环,但实际是在消费个人品牌。他的护城河不在技术,也不在商业模式,而在于他强烈的个人风格和魅力在产品上的展现。高磊是目前这一波消费硬件上绝对能走出一条路的人,其他的项目我还没法判断,因为路程险恶。

创客类的产品最特别的要数陈士凯,他具备敏感的直觉和热情,激光雷达这个产品一出来,在全球的创客圈子里都算厉害的。

机械方面的项目我看好uArm,他们在Kickstarter上筹到不少资金。不仅拓展了创客项目在机械上的可能性,并且具备非常好的用户体验,在消费类和创客领域的结合上做出了开创性的启示。

3D打印也是一件很重要的事,它的成熟程度会决定开放制造的进程。蒋程宇做的高精度光固化3D打印机,速度远超市面上的产品。类似陈士凯的激光雷达,光固化3D打印技术一直存在于工业领域,从神坛上拉入消费领域之后,所有人都能买一个回家。使用这些创客们提供的能力,你、我、任何人都可以动手做自己想做的机器。

作者简介

技术人攻略访谈是关于技术人生活和成长的系列访问,由独立媒体人Gracia创立和维护。报道内容以“人”为核心,通过技术人的故事传递技术梦想;同时以小见大,见证技术的发展和行业的变迁。在这个前所未有的变革时代下,我们的眼光将投向有关:创造力、好奇心、冒险精神,这样一些长期被忽略的美好品质上。相信通过这样一群心怀梦想,并且正脚踏实地在改变世界的技术人,这些美好的东西将重新获得珍视。

联系方式 gracia@devlevelup.com
微博: @技术人攻略
订阅:微信搜“技术人攻略”或“dev-levelup”

ArchSummit全球架构师峰会即将于7月18-19日在深圳举行,此次会议重点解析九个当前最受关注的领域,包括:SNS、 移动互联网、 金融、 大数据、 智能硬件、 游戏、 云计算自动化运维电商等专题。目前正在火热报名中,感兴趣的读者可以访问网站主页了解更多信息。

评价本文

专业度
风格

您好,朋友!

您需要 注册一个InfoQ账号 或者 才能进行评论。在您完成注册后还需要进行一些设置。

获得来自InfoQ的更多体验。

告诉我们您的想法

允许的HTML标签: a,b,br,blockquote,i,li,pre,u,ul,p

当有人回复此评论时请E-mail通知我
社区评论

允许的HTML标签: a,b,br,blockquote,i,li,pre,u,ul,p

当有人回复此评论时请E-mail通知我

允许的HTML标签: a,b,br,blockquote,i,li,pre,u,ul,p

当有人回复此评论时请E-mail通知我

讨论

登陆InfoQ,与你最关心的话题互动。


找回密码....

Follow

关注你最喜爱的话题和作者

快速浏览网站内你所感兴趣话题的精选内容。

Like

内容自由定制

选择想要阅读的主题和喜爱的作者定制自己的新闻源。

Notifications

获取更新

设置通知机制以获取内容更新对您而言是否重要

B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