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T

如何利用碎片时间提升技术认知与能力? 点击获取答案

Doc List 谈敏捷中坚力量、协作文化和Teaching from the Back of the Room
录制于:

| 受访者 Doc List 关注 0 他的粉丝 作者 Shane Hastie 关注 11 他的粉丝 发布于 2014年11月17日 | QCon北京2018全面起航:开启与Netflix、微软、ThoughtWorks等公司的技术创新之路!
15:02

个人简介 Doc List 是独立咨询师,在敏捷软件开发、学习和推进、团队发展等领域有丰富经验。Doc 主要关注组织转变和敏捷实施。同时,他也是一名经验丰富的软件技术专业人士,其职业生涯将近30年,长期关注领导力、团队和个人成长。

在每天的工作中,敏捷实践者和思考领导者们都在制定新实践,同时改进现有实践,使得敏捷的价值观和原则能够落实到我们的工作、活动和服务中。敏捷2014大会强化我们对于现有方法的理解,同时揭示一些令人兴奋的全新创新,这些创新代表敏捷的未来。

   

1. 大家好,我是InfoQ 的 Shane Hastie。我们现在在 敏捷2014大会现场,而且很荣幸能邀请到 Doc List。Doc,咱们俩很熟悉了,但是可能有些观众并不了解你。要不你简单介绍下自己?

没问题,我是 Doc List。从事软件开发好多年了,而且我很惊奇地发现,在“敏捷”这个词存在之前,我就一直在做相关的事情。最近8到10年,我一直特别关注敏捷社区,做一些咨询、教练、培训方面的工作,也在一些组织中担任过主管

   

2. 今年你参加这个会,戴了好几顶帽子。你给我们讲讲你在这里做的一些事情?

我是“协作、文化和团队”专题的出品人,这让我很兴奋。今天上午,我们已经完成了一个完全站立式的演讲,这样做特别好。我是演讲人,已经跟我的同事 Tricia Broderick 一起完成了一个演讲,她很棒;周四我还有一个演讲。我在主持、推进一些敏捷中坚力量的演讲,特别是 Linda Rising 和 Rachel Davies,我还会帮着拍照。因为曾经会来拍照的Tom Popendieck不在,他们也知道我总会带着照相机,所以就说:“如果你拍了好照片,能不能分享出来?”

Shane:好!咱们拉回去一点,说说“敏捷中坚力量舞台”或者演讲吧,这听起来很有趣。

是特别有意思。几年前,应该说是三年前,他们想做一个有趣的实验,看看我们能否请一些社区里面特别知名的人过来,这些人在敏捷世界中很有影响,然后就是让他们坐在那儿,跟人聊聊。舞台设置也很容易,就是椅子、沙发,某位中坚力量人士,然后另外一两个人坐在那里,大家一起聊,就像脱口秀一样。我的工作就是保证谈话一直顺畅进行,真是很不错。大家的个性也都不一样。这次,他们让我选择自己想要支持哪个,我选了Linda Rising,因为我觉得她非常出色;我还选了 Rachel Davies,因为我觉得她也很棒,而且她们都是朋友,我很希望看到能聊出什么东西。他们为参与者提供了一个机会,能够坐下来跟这些人一起谈天。对我来说,特别之处在于:一般来说,不是每一个观众都能走上前去,跟 Chet和 Ron,或是跟 Jeff Sutherland、Linda 或 Rachel很舒服地聊天、提问,现在他们有机会可以这么做,即便是在很多观众之前,但也能产生某种亲密感,因为他们是坐在沙发上,所以很有意思。

Shane:这是敏捷大会中很特别的环节吧,而且形式上也很成功,这个实验确实不错。

是的,从2、3年前开始,我们每年都这么做。

Shane:你自己也有两个演讲,说说你的演讲吧。

好。昨天,Tricia 和我展示了一些Sharon Bowman 的成果,她撰写了《Training from the back of the room》和《Brain Science how to make learning stick》这两本书。我们还特别提到了她的六个法宝,也就等于是六种特别的经验,来自神经科学,是Dave Meier 的书《Accelerated Learning》和 John Media 的书《Brain Rules》,其中提到大脑的工作和学习机制,并将这些引入演示和培训中;我们昨天做了相关的事情,效果还很不错,到了周四,我会再操作一次,是一次名叫“辅助推进模式和反模式”的课程,其中基于我自己写的一系列文章,谈论我们在会议和活动中观察到的行为。我还制作了一套扑克,利用各种角色展示出这些模式和反模式,其中有角斗士之类的人物,而且过去使用的效果也很好。其实昨天就有人来找我,跟我说:“你2009年上课时用到的扑克,我现在还有,而且我一直在用。”你知道,这对一个演讲者来说简直跟天堂一样,因此我在周四还会再重复一次这个课程。

   

3. 接下来说说你担任联合出品人的“协作、文化和团队”专题吧,大家的讨论有什么主题吗?有什么成果?

到目前为止,没有哪个主题是压倒性的,在我们看来,总体上平衡得不错。我的教练是Diane Zajac-Woodie,这也是她第一次担任出品人/联合出品人,她一直做得很好,我们也想在协作、文化和团队三者之间取得平衡,我们也觉得它们可以联合在一起,虽然不一定总是联合在一起,所以还是要找到平衡。昨天有一个议题是《拿着平头马克笔的女孩》,是特别好的意思,其中讲到图形化记录,而且仅仅使用钢笔和平头马克笔画图。今天早上,来自 Red Gate 的家伙们谈到回顾,以及如何改进回顾,而且是在仅供站立的房间中进行,这很吸引人。议题们完全不一样,不过还是有联系,都在谈论如何让人们协同工作,以及相关的文化。所以如果说有主题的话,就是这个主题:一切与人相关,如何让人们聚在一起工作。

   

4. 真好!说到你一直在做的工作和你自己的个人研究,我们以前聊过,你谈到了人和他们的行为,以及这些如何影响团队,你能再多介绍一些吗?

当然。过去这几十年对我来说是一次旅程。我观察到我们文化中的一些东西,我们已经学会如何隔离开自己和自身的感觉和行为,而且我们在使用的语言中常常这么做。我们不会说:“我觉得这么做动静太大了!”而是会说:“嗯,你知道,这么做动静有多大!”当你把“我”这个字从感觉的拥有者中隔开后,这就意味着,从我的角度来看,如果有人提出质疑,我就可以说:被质疑的不仅是我,是所有人。实际上,我最初了解这一点,是从我哥哥身上。当时,他已经上大学了,我还在念高中。有一次,他上完课回家,这么说:“我学到了最重要的东西,就是要说‘我’。”这句话当时对我震动很大,40年过去了,现在依旧打动我。

所以,我一直在思考的,就是这对团队的影响如何,包括语言层面和理解层面。大家会觉得:我的行为属于我,你的行为属于你,我的感觉属于我,你的感觉属于你。我们不会说“你让我生气,你伤害了我的感觉”,我们不会让你为我的感觉负责,而是会说:我的感觉属于我,我的反应是针对你的行为。这在《关键对话》和《关键冲突》等作者的作品中可以看到,包括 Kerry Patterson和Al Switzler,还有另外两个我怎么也不记得名字的作者。 其他类似的作品谈到要掌控我们自己的感觉,以及我们对自己的感觉和行为负责,还谈到对团队的影响。大家就不会说:“你是个白痴,所以我才表现得像个混蛋”,而是说:“我不喜欢你的行为。”接下来,你就可以选择如何对那种感觉做出行动和感受,这种责任感和掌控感能让人们产生质的变化。

Shane:有些团队可能觉得很不舒服。

是的,我觉得窍门在于:要柔和地引入这种方式,要提问。当然,作为一个教练,我会提出很多问题,而不仅仅说:“等下,是他让你觉得受伤害了吗?还是你自己为受伤害的感觉负责?因为你可以选择不感觉到受伤,你可以选择忽略那种感觉。如果你真那么做了,接下来你会做什么?事态又会如何发展?”“他没有完成自己该做的事情。”“好吧,现在你可以选择如何表现,如何感觉,你会怎么做?”所以要尽量柔和,当然我不是总这么柔和,了解我的人会说我并不总是如此,我最近把自己称作货运列车。因为当我对于某样东西充满热情的时候,你大概不会想要挡在我面前,因为我会从你身上压过去。不过我还是可以做到在指导别人的时候尽量柔和。但是没错,你说得对,这种做法会令人感到很受威胁,很吓人,也是个很大的挑战。当人们了解到其中的真谛时,我总是能看出来,有那么一个启示般的时刻,能够认识到:“也许我可以选择自己的感觉,因此,也许我可以控制自己的行为,而不是马上做出反应。”

   

5. 你在培训方面也做得不错,你也谈到了《Training from the back of the room》这本书和相关的东西,能不能介绍一些相关的东西?

是的,我觉得这些都是联系在一起的,我是说从敏捷教练的角度来看,想指导别人,就必然牵涉到培训,但培训本身是不够的,所以对我来说,这些都属于一个整体,也就是要放进来 Sharon Bowman 的成果。我喜欢她做的事情,我也喜欢她。她特别出色。考虑到这些,我也在尝试,想找到为人们创造最高效的学习体验的方法,希望大家结束培训的时候,他们能够吸收的东西不仅仅来自于听讲。我和 Tricia 昨天的议题j讲的就是这些,我们说到一个事实:指望用填鸭式的方式,不会有好的效果。

在传播知识和经验方面,传统的教学方法是最低效的。要提高交互性,交互性越强,反而效果越好,越有力度,而且人们也能得到更多乐趣,这都是培训的一部分。因为人们从中得到了乐趣,他们也许就会记住一些东西。Sharon Bowman 提到了一些事情,比如她的六个法宝之一:“写作胜过阅读”。我会强调大家要记笔记,人们会这么跟我说:“不,我从来都不愿意回去之后看笔记。”不看笔记也没问题,因为笔记的作用不是让你回去看,而是要通过手的移动,通过思考如何用词句表达,全面强化培训的内容,这一点其他方式都做不到。我的培训中交互特别多,远超过其他培训。而且我发现,如果我把这些东西放到一个例子里面,比如我要开一个课,目的是介绍基础内容,介绍这些活动,想想 John Medina 在《Brain Rules》书中提到的:“人类大脑保持注意力的时间,也就10到20分钟。”所以你的课程不可能比这个时间更长。

我的做法是,上课上到8-10分钟之后,我就会找到某个有趣的突破点,比如我会说:“我觉得吧,咱们先停下,每个人找一个伙伴,然后聊聊你觉得这么做最大的问题在哪儿,或者你可以怎么做之类的问题。”讨论的具体内容不重要,重要的在于让人们参与进来,开始讨论。这样一来,课程不需要重新设计,只要引入这样的环节,就能完全改变上课的进程和体验。我很喜欢培训。也许我会很累,也许我会出差,只要走进房间,看到大家,然后深呼吸一下,我就能进入状态,完全停不下来,因为实在太有意思了。

   

6. Cool,你刚才说经典的教学方法没有效果,那为什么我们现在还在用?

我们是从工厂模式走出来的,当时有很多人需要得到相对快速的教育,20世纪初很多地方都是这样。虽然我们过去把教育变成了工厂,但大部分人还是能遇到一两个这样的老师,我们会说:“哎,那个老师可真棒!”毫无疑问,这些老师的做法与别人不同,他们不是那种填鸭式教学,而是会全心投入,我们彼此之间有对话和活动,但他们总是异类,因为学究们会说“我才是这里的老大,我的工作就是站在这里,把我脑子里的灿烂知识和经验传递给你们。”而我的工作是打造某种体验,当你从这种体验走出时,你会说:“我想回去再来一次。”这是我长久的目标。 我希望人们走出房间的时候可以说:“我想回去再来一次,我知道自己刚上过课,但管他呢,实在太有意思了,这种体验真得很棒!”可是我们的教育体制却还是抱着过去的教育方式,很多私立学校和特许公立学校在使用不同的方法。比如可汗学院(Khan Academy),他们有一个学校。你了解可汗学院吗?

可汗学院是一个叫可汗(Khan)的人成立的,他的侄子想学数学。可汗就开始在电脑上整理一些东西,帮助他的侄子学习数学,然后他就不断扩展课程。人们发现了他的站点,而且很喜欢。其中的理念在于,这种学习数学的方法,更简单,但更易于参与。在缅因州有一所学校,改变了他们的数学课程,如果愿意的话,他们的孩子可以使用家里的电脑,在可汗学院上完成教学课程。当他们来到课堂上之后,他们就可以动手做作业,跟其他孩子交流,让老师回答问题。所以他们把这个模式转了个个儿,老师不再是站在那儿说:“好吧,我们开始上代数,看这里的 x+y=z。大家一起学,然后回家你们自己做作业。”在这里,学习的过程发生家里,到学校是为了解决问题。所以我们看到很多变化,包括企业职业培训市场中也是,但目前仍是路漫漫其修远。

Shane:嗯,我看到里面有很多《Training from the back of the room》相关的内容。

没错,比起去年和以前,我在这里看到的议题、参加的很多议题,都有更多交互环节,参与性更强,整个思维方式在不断传播。

Shane:Doc,非常感谢你愿意花时间跟 InfoQ 聊聊,能知道现在发生的事情,看到它的方向,这实在是太好了!

也很感谢你,Shane!

登陆InfoQ,与你最关心的话题互动。


找回密码....

Follow

关注你最喜爱的话题和作者

快速浏览网站内你所感兴趣话题的精选内容。

Like

内容自由定制

选择想要阅读的主题和喜爱的作者定制自己的新闻源。

Notifications

获取更新

设置通知机制以获取内容更新对您而言是否重要

B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