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T

如何利用碎片时间提升技术认知与能力? 点击获取答案

Jing.fm移动端产品设计的挑战
录制于:

| 受访者 施凯文 关注 0 他的粉丝 作者 方盛 关注 1 他的粉丝 发布于 2014年1月13日 | Google、Facebook、Pinterest、阿里、腾讯 等顶尖技术团队的上百个可供参考的架构实例!
30:37

个人简介 施凯文,准89年中俄混血,从小学习古典钢琴,16岁考入中央音乐学院电子音乐制作专业,17岁第一次创业,2008年底创办Koocu音乐网,2010年创办Saylikes音乐网,Jing.fm是他目前正在从事的第四次创业,身兼创始人及CEO。产品自12年6月上线内测以来,引起互联网行业内的高度重视,揭开了第四代音乐产品的序幕。 重度音乐发烧友,重度互联网网民,偏执的完美主义者。在团队中承担全部产品设计,UI设计,UE设计、前端开发、智能算法设计、数据库内容规划等。精通Html5、Css、Javascript、Php等主流开发语言,并深度参与代码开发,积累了大量的交互设计与用户体验的实践经验。 曾因创新的产品设计理念及技术实现方式,被美国时代周刊亚洲版报道过。2012年底又被美国福布斯中文版评选为30岁以下年轻创业家,被多家媒体称为极客心文艺范的全能型创业人才。

QCon是由InfoQ主办的全球顶级技术盛会,每年在伦敦、北京、东京、纽约、圣保罗、杭州、旧金山召开。自2007年3月份首次举办以来,已经有包括传统制造、金融、电信、互联网、航空航天等领域的近万名架构师、项目经理、团队领导者和高级开发人员参加过QCon大会。

   

1. 首先,讲讲你为什么要做Jing.fm吧。

施凯文:因为我之前做过两次音乐创业,这两种创业都是点播式模式,跟现在QQ音乐没特别大的差别,只是UI有变化。当时想做Jing.fm,第一个想法就是我想做不一样的产品,不想再做点播,因为第一,同质化太严重,第二,我也没有那个资本再去抢夺市场。第二个就希望这种不一样不要趋于小众,希望它有很大的用户群。我们想用户的时候希望的是能够创造一种用户需求能服务所有人,但是为什么Jing第一步选择是先针对中高端用户?因为中高端用户我比较了解,我本人也是听这样的音乐,而且我们的产品分类一直服务于这样的用户,所以说第一步我们的选择就是相对中高端。如果这一步我们做好之后,我们可以慢慢的去调整,去适应更多的。

   

3. 然后但是我觉得如果通常来讲,比如说我想激发一个人的兴趣爱好,我可能做这个时间越长,吸引越多,然后这样越来越多,这样久而久之,可能我的路就非常窄,但针对你们这种服务更广的或者理念?

施凯文:你刚才说的那些就是豆瓣现在的问题。我也挺喜欢豆瓣,我们和豆瓣产品模式是不一样的。在单一的风格下,我们为什么没有让用户一上来就听电台。他上来是可以有一个搜索框自主去定义的。所以,你可以快速从电子跳到古典,你可以从古典跳出去,就不会存在这个问题:我只会在一个单一风格下越来越多。比如说你听电子乐,那可能在电子乐里面喜欢带点快乐,那我可能在电子乐的分支里,给你更多地推荐点快乐,而不是说,让你听悲伤的时候也给你推。

   

4. 这就是说,在细分里面。

施凯文:而且在细分分类里面,获取你的状态之后,我们可能不会,我们会分一个,就是你的主线条,就公用线条,就是这样你的公用数据可以分配给每个风格,还有一个非功能线条,就只在这个单一的下面进行推荐。

   

5.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像现在,Jing.fm做得工作更多是处理人和音乐之间的关系,就你们这种关系。比如说你们频道有更好的社区,真正音乐爱好者,是没有像早期豆瓣这样的社区,更多的交流,或者更多的去以音乐会友这样的形式,我觉得Jing.fm不是,但是我们不知道你们这块的计划?

施凯文:一直有这个计划,但是现在一直没有做。现在看我们的社交非常浅,只是一个基本的社交关系。没有碰是因为我们初期不想让产品太重,现在已经很难去影响我们这个新概念了。所以说,像我们团队内部,大家非常期待的是,就比如说我喜欢后摇滚,超级喜欢,但我还另外一个同事他跟我说,你可以听听这个light shift emotion berger,听听这个,我听了以后觉得太不可思议了,社区在一个风格里交流是非常重要的,包括讨论歌手讨论风格非常重要,但是现在我们眼下可能再也不会碰,如果我们今年的目标达到,我们可能肯定会去碰这个事项的。

   

6. 我有个问题是说,既然咱们现在属于云端,移动端和Web端,那么这两个比例有没有统计过?然后在大量时间,通过这两个不同的平台,在技术选型和用户体验上有没有一个什么样的决策呢?

施凯文:现在的比例大概60%是在移动端,40%在Web端,所以说目前的移动还是最大的,而且前提就是我们移动端1月16号才上线,也基本上没有推过,所以说它很快就超过了我们以前内测了快半年的一个状态,所以移动端未来还是一个非常大的趋势,这是第一个问题。第二个就是用户体验的话,我们Web现在是一上线就比较注重那种漂亮,因为我想服务中高端用户,所以希望有品位,希望等等会这样子。然后移动端,我觉得应该还是以这个为前提,因为我们第一年,第二年目标还是服务中高端,所以说设计还偏精美一些,这个状态。第二,移动端,我们会把语音东西放的相对重一些,因为Web端,云输入比较有瓶颈,第一没有麦克风,第二打字可能比麦克风更方便。所以说在网站端,我们还主要的针对是文字,文字搜索,基于文字搜索的很多鼠标操作。因为你在Web端可以有鼠标hover事件,在移动端就不可以,所以说在移动端,我们把语音的东西提得比较多一些,还有手触的东西。语音就是目前我们现在还是说和科大讯飞合作,就是他帮我们把云变成文字,最后我们还是分析文字。

   

7. 最后就是一个比较技术性的问题,比如说,你在移动端设备有流量问题。就说FM,那个豆瓣FM是不可以下载的,只能在线听,但是如果在流量不足或者非3G信号的情况下,就是他豆瓣音乐的一个延迟度会很高。技术在这块怎么处理,当用户流量不足,或者说用户下载这个音乐,或者流量很充足的情况下,是不是说允许用户把音乐这个下载下来,方便用户以后听,这个你怎么控制?

施凯文:其实豆瓣音乐现在已经可以缓存下载,他也可以有缓存的,这个问题都存在。但是在我看来,这个不是最大的问题,我觉得最大的问题不是流量是电池。因为我有3G套餐,我办了一个50块钱,每个月3个G的套餐,基本上听歌在移动端听几千首歌都没问题。对我来说最大的问题是电池,因为我平常百分之百的电,听了两个小时就没电了,这才是最大的瓶颈。就算是3G,3G资费我觉得每天大家都看到它在下降,每年都在下降,它可能为什么两年就消解了。但是电池这十几年没有变化,所以真正影响音乐在移动端最大最大的敌人是电池,这个是第一个问题。第二个,基于做好音乐,更大的问题也是基于电池去考虑的。大家现在看多米,QQ号,豆瓣电台都推出了流量包月的套餐,基本上八块钱十块钱流量不限制了。流量已经不是问题的,最大问题是电池,缓存到本地也是为了解决他在移动端听,一听他手机就没电了。因为大家出门还是用手机打电话,所以说我们未来也会像豆瓣一样,会做一些适当的缓存,但是会非常控制这个数字。

   

8. 还有个问题,比如说像现在Jing.fm使用上最多的功能还是听音乐,在渠道只有Web端和APP,不知道你有没有去跟更多平台合作,或者跟社交网络合作,来让更多的人来听Jing.fm?

施凯文:有这个分工,现在的那个全部的底层,是按结构化API去写的。而且那个,我们的API都在GitHub,是半开源状态。那个随时可以开源,问题我们现在还没准备好。因为我们的大目的还是扩充团队,因为人员可能有所变动。我有个怪僻,我特别崇拜Youtube和Instagram,像这种小份额团队。我觉得这样子才是特别,把一件事做得特别大。所以说也是基于这个状态,我一直控制团队的数量,当然那个团队的平均数量很高,但是我会一直控制数字。但是目前来看,可能我们现在团队是14个人,可能今年还会扩增一下,扩增到17,18个人。

   

9. 透露下你的团队比例,比如说开发工程师和运营?

施凯文:开发技术方面,在7个人,然后编辑占三个人,其他就是行政,还有我,14个人。比较少。

   

10. 音乐、设计、还有开发都接触一些,更好的一个插件,你会分配多少精力到设计,到开发的架构,到运营推广?

施凯文:这个问题问的,我应该回答比较惭愧,因为我现在都在做。我现在处于一个病态状态。因为我也在想,怎么去把我的病态状态解决好。因为举个例子,设计是一个创造性的东西,你需要有特别安静,特别好的感觉。你甚至可能什么都不干,玩三个小时,才能去开始,但是我现在因为工作量太大了。我们有Web端、iOS端,还有Android端,还有ipad,我要去做大量的事情,而且我们不断的改版优化。而且过程中,我的工作状态就是,比如说九点到公司了,那打开那个设计Web,两个小时之后强迫自己去设计Android,两个小时后强迫自己去设计Windows平台,两个小时后强制自己做算法,再过两个小时强制自己去跟大家开产品会,我觉得是很病态的。

   

11. 我觉得工程师是更理性化一点,在做设计方面感性方面要多一点,如果在算工具,我觉得这状态还挺牛的。

施凯文:这点我还挺佩服有些人的,我现在还搞下来了,但是这个不是长久之计,我现在特别累,我今天跟我联合创始人说,不行,必须要分出去,扛不住,因为太多了。我们团队人员太少了,每个人都在身兼数职,所以你也,现有人员很难去分配,我们可能会扩招一些,算法会招一个人,产品会招一个人。

   

12. 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你这种做音乐的方式还是很新颖的方式,但是在软件行业,包括设计行业,有可能被人抄袭。比如一个很简单的例子就是,当年米聊在出自己的聊天软件的时候很快微信抄袭它之后,米聊就死掉了。你有没有担心过,你这种方式,或者会被腾讯,或者说被其他的音乐抄袭之后,他们有更多的资金更多的资源,有没有相关的防御措施?

施凯文:你这个问题几乎我所有投资人都问过我,而且这个估计是创业最根本的问题。首先我们的门槛是有的,还是比较高一些,但是不能说别人学不到。我的回答是,我们现在花非常大的时间做结构,做算法,我们拼的不完全是技术。因为我去年年底,跟那个航天科技大学的做机器人的博士导师也聊过这个。他说算法,在他那个级别,除非你做极其顶尖的那个人工智能,做这种应用服务基本上大家都差不多。他说门槛不是特别高,他说最大的门槛在于最强健的理解。他说你让我给你做分类都可以,你先告诉我什么是这个,什么是这个。所以说我们的优势就是我们不但有,在这个级别上的算法,同时还有非常准确的对音乐的理解,对条件的定义。而对条件的定义不是单一的一个,而是上千种的定义。我们有非常专业的音乐,所以这是一个门槛。如果别人在做这件事情,他可能也抛不开这个时间,他想去找音乐的人,同时又懂互联网,还可以做定义,他需要一个时间。就算别人要做可能要花12个月左右,也说不好他们已经在做。

另外一个,新出来之后,很多产品已经,第三个月情绪化,国内没有情绪化,很快所有产品都做情绪化。对他们来说,可能我们底层做了大量的逻辑,但是他们可以底层不去做,别人就觉得,我们又没有很好的营销,用户就觉得,他有情绪,你也有情绪。我觉得很大的问题还是,我们营销太差了。比如前阵子,我跟一个来我这面试的人聊,他说一个东西说,你们产品不准。我说,怎么不准?他说没有豆瓣准。那你怎么来判断豆瓣准?他说豆瓣总能推荐我想听的音乐,而你不能够推荐。我说我们和豆瓣解决的完全不是一个东西,豆瓣解决的就是,在一个领域不断的给你推。在我们这是你搜索指令,如果你说我想听,我想听英文歌,我给你推荐中文歌,那是我不准;或者说我想听有钢琴的音乐,我给你推荐没有钢琴的音乐,那也是我不准;或者我想听安静的有钢琴的钢琴曲,我给你推荐的都不符合,那是我们不准。但是并不是说,他判断的内容,就是豆瓣电台的完全不是一个方向。

   

13. 还有一个在设计上的问题,豆瓣音乐,豆瓣音乐他是随意的播放电台,他就是说他可能没有播放列表,他也没有什么像你这种,那么Jing在做这一块的时候,用户在输入搜索歌曲的时候他是很随意的,开放式很大,但是又没有什么播放列表,但是我们放的怎么样才能最大的满足更多人需求?

施凯文:包括什么歌词,单机循环等等,最终我们在想过一件事情,我们内部没有想得特别清楚,像我刚才在上面说的。我们想做一个革命化的东西,就是想把音乐完全变成一种音乐,只是音乐,并不在乎说它是谁唱的,他是谁听的,歌词除外,它是谁唱的,它是谁听的。有这种想法,但是没有确定是不是要这么做。举个例子,还是那个固向化太影响。当然我们团队有一个音乐编辑,他在摇滚上特别深,但是他特别鄙视贾斯丁比伯,但是那个同事,他有天在工厂去放贾斯丁比伯的新歌。然后也有同事说,这谁的歌真好听,过去了,一看贾斯丁比伯,哎,转身就走了。而这个东西,我们想,你们的歌手,反而会影响用户对音乐的判断。包括那个,我以前也鄙视曾轶可,但我前两天喜欢曾轶可的那个歌,还喜欢李宇春的那个我们都一样。我有一个朋友给我留言说,毁三观,你竟然喜欢李宇春。所以我在想,也没有想特别清楚,是不是要把信息开放给用户,目前在没有想清楚之前,我们现在把信息都是屏蔽状态,你只能接触音乐和歌曲的名字,也许未来会开发,但是我还要把它想的更清楚。

   

14. 这个产品在发布以后,是流程,通过一个反馈,然后你来开发,团队工作是怎样的?

施凯文:首先我们团队在6月13号内测的时候,其实我们的那个ToDo list上竟然还有40%还没做,所以说那60%可以让用户去体验的时候,接下来的迭代很多就是在做现在的这40%,这是一个部分。还有一部分,我们也会定期收集用户信息,我们也没有建立一个比较好的用户收集系统。目前主要涉及还是邮箱,还有我们那个微博,和这些社交平台,还有一些比较忠实的Jing的一些粉丝,他们会加入一个群组跟我们聊。然后这个我们会收集一部分,两个加在一起,我们会根据这个前后不断的去迭代,接下来我们可能会建一个比较好的用户的QA系统。包括一些用户的一个沟通系统,把这个东西做得更好。目前来说我们的迭代,更多的是我们觉得还没做到的,不断的往里去做。

   

15. 但是追求设计,与其相关的?

施凯文:最开始,你看现在版本跟刚上线的版本已经简化了,最开始还是,我觉得每个产品经理,大家都有一个共识就是想简单。但是其实在你做的过程中,你已经尽量砍了,但是最后发现还是好多,但是那个最少不了让用户去用,还有自己,我今天看上个月设计我觉得好难看,下个月我会把它改掉。

   

16. 把自己最精准的体验。

施凯文:主要来源就是两个,一个就是我们团队内部人去看这个,我们也会看数据,比如说哪个功能用户根本就不会用,点击占百分之零点几,就不要了。哪些用的比较多,我们就把它再放大,再加上我们自己,就一部分是数据,一部分是主观,两个加在一起去做。

   

17. 这给我一个最大的感触,创新在改变听音乐的一个方式。但是可能你在改变听音乐方式,新的方式非常高,可能你现在,后面是在推音乐方面,你在你的界面来说,你如何通过一些UI设计或者更人性化的用户体验来降低用户的学习成本,动态的,可以了解?

施凯文:降低门槛主要是两个,一个是从产品引导层面做得更好,还有产品本身的那个结构特别清晰,这个是我们擅长的,而且我们能实际做到的,我们不断的就在优化,包括我们接下来5月份会有新版本。Android也是在把之前的版本更加优化,更加的简单易用。这个东西是我们可控制的,我们也在不断的去做用户调研,包括自己去体验改善。然后接下来的问题就在于说,面向用户,我们去改变一种试听方式,这个是最大的困难。因为那个,除非你有足够的天天在轰炸式的告诉他,你应该这样,你应该这样,可以这样的。对创业团队是不可思议的事情,所以我们只能尽量把产品做的好,而关于这方面只能是想去做一些相对低廉的营销。那个还有一个就是,多去做,和用户,所以说一开始不要把用户直接铺到上千万级别的,比如说先上百万,先在这个级别做精,然后通过用户自身去传播。我们先做一批代表性的用户,让他们来告诉别人。因为他们这样子才是又有经济效率,又能产生比较好的忠实性的状态,这是一个问题。另外一个问题,推出Jing的时候其实我们没有想清楚,特别没有想清楚,就是我们并没有说,Jing会取代别人。因为我们也不认为Jing会取代,Jing解决的只是一个新的蓝海,可能10%,90%的用户还是会去点播。某天我还是只想听周杰伦的双节棍,不会变,永远也不会变,那时候你就可以去用虾米啊,百度音乐,不会变。Jing开创了一个新的蓝海,在这个蓝海里我们做得特别好,我觉得那就是我们非常满意,像Pandora在欧美市场只占了15%,它已经非常棒了。这就是我们未来的目标,就是我们并不想取代别人,只是想要用户有更好的音乐体验。而且希望他在这种选择里,新的模式还有一个,你可以同时用虾米音乐,你可以同时用Jing,因为他俩提供不同,除非哪天虾米推了一个Jing的功能,这个我觉得一年之内应该不会有,一年之内,我们主要的海量用户能够同时使用,并且能接受Jing这种状态。

   

18. 你需要形势,第一代,是你们自己做,第三方机构,比如说你有没有,或者网页上一些用户数据,然后拿回来做数字分析?

施凯文:用户行为数据,被动的我们在做,用户不知道的情况下,我们获取他的行为,这个一直在做,而且是非常重要的一个环节。我比较倾向于做面访,因为面访更直观,更准确一些,面访是比较大的成本。

   

19. 量很大。

施凯文:基本上都是百人左右的状态。那个问卷调查,我们基本上是,这样子,首先我们自己判断一个想知道的东西,自己会有一个设计上的东西,但是我们会设计一套问卷,我们会设计一套自己想知道的,再请比较专业的第三方把它做成一个客观的。因为你自己会偏主观,会请第三方把它变成一个客观的问卷。这样再拿去让用户做填写,再拿回来做一个判断。

   

20. 说一句你觉得希望两年后Jing.fm会变成什么样,一句话总结。

施凯文:我希望Jing的这种模式能够被五百万以上的人接受。

   

21. 我觉得这个应该不是问题,他确实开辟了一个先河,包括已经,除了你现在规划后期,你应该帮我想想怎么?

施凯文:那个现在已经有了,那个和我们解决的方向不一样,他还是偏对单体搜索,所以那个东西你还是比较相对的想找一个单一元素,我们解决的是一个类元素。

InfoQ:希望以后我能在更多的地方听到你们的歌。

登陆InfoQ,与你最关心的话题互动。


找回密码....

Follow

关注你最喜爱的话题和作者

快速浏览网站内你所感兴趣话题的精选内容。

Like

内容自由定制

选择想要阅读的主题和喜爱的作者定制自己的新闻源。

Notifications

获取更新

设置通知机制以获取内容更新对您而言是否重要

B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