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T

如何利用碎片时间提升技术认知与能力? 点击获取答案

陈皓谈语言现状、技术人转型、个人成长
录制于:

| 受访者 陈皓 关注 48 他的粉丝 作者 水羽哲 关注 0 他的粉丝 发布于 2014年1月17日 | 如何结合区块链技术,帮助企业降本增效?让我们深度了解几个成功的案例。
46:38

个人简介 酷壳(CoolShell.cn)博主,阿里巴巴资深技术专家,前亚马逊中国研发经理。14年软件开发相关工作经验,8年以上项目和团队管理经验。擅长底层技术架构,团队建设,软件研发,以及全球软件团队协作管理。熟悉高性能,高可用性,分布式,高并发,以及大规模数据处理系统。关注底层技术平台和互联网行业应用。技术擅长C/C++/Java和Unix/Linux/Windows。

QCon是由InfoQ主办的全球顶级技术盛会,每年在伦敦、北京、东京、纽约、圣保罗、杭州、旧金山召开。自2007年3月份首次举办以来,已经有包括传统制造、金融、电信、互联网、航空航天等领域的近万名架构师、项目经理、团队领导者和高级开发人员参加过QCon大会。

   

2. 在您的博客中也经常会介绍和比较各种编程的语言,那本次作为新睿编程语言的出品人,是否能够和我们的InfoQ读者介绍一下国内、国外这种新睿编程语言的趋势和现状是什么样的?

陈皓:趋势不好说,但是你要了解未来的趋势必须得看历史是怎么演化的。就是看过去那个轨迹像你看一个球的运动,对吧,你知道这个球往哪走,你必须得看过去它是怎么走,看过去轨迹才能知道未来去哪,所以我觉得要研究未来,还是要去看研究历史。历史吗,我觉得就是一个从C开始,语言就是从C,演化到了C++,C++演化到了Java,Java又到了.NET,这是一条线;然后C有很多很多的这种和C很相似的这种语言,比如说像PHP、Perl、Shell、JavaScript,包括新出来的这些GO都跟C有关系,它们都是用C的语言演变出来的东西。所以我觉得是,我不说别的,未来语言的趋势在哪里,但是这个C语言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如果谈到趋势,就是最近可能争议比较大的是C++,是一个很复杂的语言。Java其实是一个非常容易的语言,但是现在Java又是一个用的最广的语言,所以我们通过过去这个历史,比如C、C++还有Java这个历史,我们不难发现就是未来无论你有什么新的语言,必然如果你要能得到广泛的应用和广泛的支持,可能要像Java这样,这是第一,它必须是要跨平台的,C++肯定是跨平台,它是可以有移植性的。但是还没有Java做的那么好。当然除了跨平台还不够,他还需要什么?他还需要大量的这种叫支持库。就是说是你给我一个语言,其实我是做不出来东西来的,我还需要跟操作系统、跟网络打交道,甚至我要跟我的应用打交道,所以像Jenkins里面有很多这样的一些封装,但是你说C++也有这种,C++有Boost,对吧,有List库,还有这个SP,但是不够,为什么呢?还差一个东西,还差一个企业级的应用的框架,或者叫架构,Java有,Java有J2EE,他提供了一整套的解决方案。前端有JSP和Servlet,中间层有Bean,就是应用服务有Bean,后端有连接数据库的JDBC,还包括一些网络的,所以使用者在使用这样的东西在做开发的时候,他就一下子就是这个结构很精准。但是一看C和C++就觉得不知道怎么做,就是好多东西都要从头开始写。C++目前就是把C的一些,它解决一些数据结构上的一些是大家都懂的。所以我觉得就是未来的这个编程语言,无论它是有什么的,无论是那些函数式的,看上很时髦,或者是很新潮,或者像DSL的这种,像Lisp这样的,那种感觉已经是什么都能干的那种东西。但是我觉得就是,如果要能进入企业级,它必然要有一个企业级的解决方案。企业级的解决方案,就是你必须要有一个架构。所谓这个架构就是首先它可以分布式,它有容器、前端、中间层、中间件、后端,所有一整套解决方案。这样的话,而且还会有一个庞大的社区做支持,有开源的、有商用的,做这个支持,这个语言才能得到非常好的发展。所以为什么Java今天非常的火,C++是非常的尴尬。就是包括GO也好,就是今天可能我们要聊的像GO语言,还有像Erlang这些语言,所以如果这个语言能够发扬光大,它必须得要有这些工业界的一些标准,或者工业界的一些框架。不然的话它只是停留在学术界上,C++好像是有点学术界的那种味道。

   

3. 比如刚才您提到的这些语言他们都需要有一个框架、一个是社区支持,还其他方面,这个GO、Erlang还有其他语言,你认为哪一点做得的是比较好的,在目前看来?

陈皓:目前看下来,其实Erlang不算新,Erlang是87年出来的,然后98年的时候好像又开源了一下。但是包括像Ruby、Ruby On Rails。然后Python,Python现在又有个Django,但是都还不够。GO现在有一个Beego,就是这个语言都会带一个小的开发框架。我觉得这些,这三个语言我觉得会可能会有点意思。Python、Ruby和GO,但是GO太新,我觉得一个语言必须得发展十年。

   

4. 昨天我看Go的作者之一写了一篇文章,就是说代码量到一百万的项目才能验证这个语言是否设计的合理,不知道现在的GO能不能满足设计的要求?

陈皓:我不知道GO在Google应用的怎么样。但在国内好多团队在尝试使用这个东西,但是我觉得如果对于一个大规模的一个市场环境,我还是持一些比较谨慎的态度,因为太新了,太新的东西总是没有经过时间考验、没有经过数据考验、没有相关的数据支撑的话,我觉得还是,目前就是这些语言是属于停留在那种实验,或者说是刚刚开始的那种阶段,还不应该是非常大规模的声音,这跟Java刚出来的时候是一样的。

   

6. 既使现在这个情况也不好招人?

陈皓:不好招人,不如像Java,像C这样的大众主流型的语言,还是不好,但是Python貌似还是有点起色,这个我怎么说呢?这个就说是我觉得是这个样子,这个有点像鸡生蛋,蛋生鸡的这种感觉,如果你不做出一个大规模的应用来,别人是不会来学这个东西的,但是你要,正因为别人看到了,豆瓣是Python做的,Dropbox是Python做的,Quora做的,一下子就会的,这个Python这个东西是很有用的一个东西,就有别的企业开始效仿,但别的企业开始效仿的时候这个职业市场上开始会出现大量的Python,或者是叫我需要这样的工程师,但是Python的工程师可能又不够,这个时候的价格又会提老高,价格一提得老高了以后,就是市场规则就是一下子这些人就会去学Python,大概是这个样,但是问题就在于就是,目前处于一个有点像高不成低不就的那么一个水平,所以我觉得就说是,这个还是市场决定,然后另外任何语言都有一堆人在学,我可以这么跟你说,如果你要招个Java,我们一个硬币有两面,你要招个Java,Java的人很多,C++可能人也很多,C的人也很多,这主流语言,包括.net人也很多,你能不能招到一个好的人?你很难吧,尤其对于一些创业公司来说,你更难招到一些牛人,但是如果你用一个Python,你用Lisp来做一个东西,国外没有这个环境,很多大公司不用这个东西,你反而很难招到这个领域最牛的人,比如像田春和,他是Lisp,他以前是在网易,他是很牛的,他现在去了一家创业型公司,不为什么,他就觉得我在那个地方,我可以全身心的用这个东西。

   

7. 你看去年QCon也做一个构建高性能团队,当时你提到每个团队都是很优秀的,现在国内一些小公司,他们招人的时候是很难招这种优秀的个体?那么构建高性能团队对他们来说是一个矛盾的观点?

陈皓:我觉得不矛盾,每个团队你必须要有自己的亮点,你去招聘,因为面试是一个双方的,我去面一个应聘者的时候,我必须要看到他的亮点。就像这个应聘者也要看到你公司独特的亮点,所以说是,首先你公司一定要有亮点,大的公司有大公司的亮点,他有好的福利、好的待遇,那小公司有什么亮点?小公司我的亮点可能就说是我很自由,对一些优秀的人,优秀有很多种优秀,但是对于一些优秀的人,他们并不是很关心,尤其是到我这个年纪,就说是你解决你的温饱,吃穿不愁的时候,其实人是会变得越来越理想,就是小的公司,你可以给我足够的空间,你可以给我一个就是更自由的一个舞台,你可以用这些去吸引我,你可以用这些去成就这些人的一些,因为他有比这些就是福利、薪资更高的一些要求,我觉得这是创业公司应该给他们的一些东西,就像Google这个创业公司一样,他会给他们就说是工程师文化,大的公司没有这个工程师文化,我这里是纯工程师文化,工程师文化是技术驱动型,一样可以吸引来这些人,这是第一个观点,就是吸引人;第二个观点我想说的是因为小公司的钱是很金贵的,更适合应该把钱花在刀刃上,所谓花在刀刃,什么叫做刀刃?刀刃就是我们不能招烂人,能力不够的人,你要是招的能力不够的人,你是在浪费你这个钱,而且他给你制造更多的问题,所以你必须得招个好人。我们再回到,所以小公司更要招这个好的创业型的人,大公司可能还能浪费一点;第三个观点,我想说是什么叫好的人?好的人是不是他能力很强?还是他的潜力?一个就是能力,一个是潜力,还有个是热情,第三个学习能力,也许你招不过来那种很有能力的大牛,招不来那种很有,他需要薪水很高,但是总会有一些会有热情,总是会有一些有理想的人,今天的这个社会价值观已经是非常非常不一样了,所以我觉得这三点你必须要有一个就是好的文化,第一个叫有能力的人,第二个是有热情的人,第三个是有潜力的人,其实有潜力和有热情这两个是不分的,因为有潜力的人必然是有热情的,有热情的人肯定是有潜力的,所以我把这两个抽象一下,一个是有潜力,一个是有热情,有热情的人并不一定,他会看的上你那个,有热情的人通常又是一个有品位的人,他不一定是看得上你那个大公司怎么样,哪些人都是比较饥渴的,他喜欢在开源社区,你想想他都不愿意把自己时间花在开源社区,那对于一些创业型的公司来说,你怎么掠夺这些人?他们是不要钱的,这个东西,所以这个是,我觉得是不矛盾的,一点不矛盾。

   

8. 就是说这个公司有自己的亮点之后他必然会吸引这些人?

陈皓:你要是说我跟一般的公司一样,我没有什么价值观,我也没有什么能力,你既没有精神的待遇,又没有物质的待遇,那就没生意做。你肯定吸引不来人。

   

9. 在国内你认为哪些公司去买这个?

陈皓:小的公司我现在不知道,国内这个环境不是很好。

   

10. 或者说国外的一些公司你觉得他们有刚说的这几点,一个小公司吸引?

陈皓:因为我是有我的价值观了,国外公司我目前最欣赏的一个是三十七岁的工程师,但是有人说三十岁的工程师有些是理想化的人,但是我觉得非常非常欣赏。然后还有开源里面,我比较欣赏的是像Linux这种集市型的开源,我并不欣赏像GNU像Richard Stones这种大教堂式的开源,我非常欣赏,像Linux这种。

   

11. 这个可以展开一下说吗?为什么欣赏他这种方式?

陈皓:Linux就是很自由,你可以商用,你也可以什么,你可以不同意我的代码,你自己把它拿去拷贝一份,你想怎么改怎么改,但是你开源就好,然后你那边精彩过去你回到我这边来,他是一个分布式的一个开源,就是集市,集市的意思是每个人都可以成为一个主干,代码上可以成为一个主干,你也许干的好了你可以把我灭了,就这个意思,你可以成为我的一个竞争对手。然后GNU它是以教堂的,教堂就是有点集权的,或者说是独裁的这种方式,他说你所有的代码提交必须通过我自己,我说了那个进,那个不进,这是GNU的方式,所以我比较喜欢这种更为松散的,更为民主的,或者说更为自由的这种公司,这种创业性公司像37signal有很强的价值观,完全跟其他人不一样,然后现在像Linux这种,开源一开始还是Richard多嘛×16:03,但是我觉得现在的开源更接近于像Linux这样的这种方式,以Linux的这种方式我比较喜欢。

   

12. 现在做得应该有?

陈皓:15年。

InfoQ:之前是偏核心的技术?现在开始?

陈皓:做业务。

   

13. 管理这块,咱们其实也有很多人,他们之前需要做技术,现在在转型做管理,面对这样一个转型过程,您有没有一个什么建议?平滑的转型?

陈皓:我觉得你如果去,想要去刻意的转型,你反而转不了型,我觉得转型是你在一个事情上坚持执着的一个副产品,就是为什么这么说,你在做一个事情,你做到极致的时候,或者是一直往前面努力钻研的时候,你就会出现很多机会的,就是你转型你首先要有机会,你首先路要往那边走,你如果连机会都没有,你想转型,那就是自己把自己强扭过去的那种,那种是我觉得就跟现在的创业者为了创业而创业,为了转型而转型,不是一种水到渠成的都是不太好的,是很浮躁的这种心态,就像我写博客,我从来没有想过我会出名,或者说我会影响一堆人,我的博客我是写给我自己看的,而是说我做我自己的笔记,2003年的时候,我当时写博客,我不写互联网上有的东西,或者说我不写中文社区里面有的东西,我只写中文社区里面没有的东西,没人写过的东西,但是我写了一个PureQuest做单元测试,整个互联网上没有,后来有个培训公司,他们要去培训这个东西,或者是客户有要求,买了个IBM的一个软件,但是买不起IBM的培训,就想便宜一点,找一找,然后一看整个互联网上一搜只有我的文章,然后就联系到我,让我去给他们讲,其实对我来说是个鼓励。就像你做开源一样,做了开源以后,别人送你一个饼干,稍微对你有认同,文章也是一种开源的一种东西,所以时间长了以后,就是有这种震撼,你会继续写,写着写着以后,然后你就会发现,就会有很多机会发挥,就开始邀请我,或者就开始有一定的影响力了,很多人都来找我,就这个意思。所以工作上也一样,我的工作也是这样的,我记得就是我不是很想当经理,我是在,我上上家,我在路透的时候,有一天那个,我一直都写代码,我进去也是做了一段Team Leader,就是我进去写代码,写着代码时候,有一天就是整个部门里面,我们这边耗最少的资源,我基本上不要QA,什么都不要,最少资源,我的那个全部被别人拿走了,所以伦敦那边觉得不错,问我愿不愿意成为一个经理,给别人的团队的经理看一下。我说不是很想当经理,我还是想做技术,管人不是我的,然后我的那个经理就跟我说,你也可以做特别技术的经理,能写代码的经理,然后我想想我说不,我还是要写代码。后来他说,这样的话,我就随便找个人来给你当经理,万一他跟你配合不起来,你想想你还不如自己管自己。后来我想也是,算了,我就自己管自己,我就这样就走上了这条道路。不是说是我很想去,刻意的走这条道路,而是你自己执着了那么长时间以后,把事情干的比别人出色了以后,这个机会自然而然就出现了,那句话不是就这么说吗,既得技则优则不惑,就是这个,你技术好了,很自然的别人会来请教你,别人会来听你的,事实上你也在做一些管理上的工作了。

   

14. 这个相当于一个,就像一个,现在一些人,其实他已经遇到这个转型的时候了,如果他已经积累很长时间,他也走到这个选择路口了,然后开始选择管理这个道路了,那么在这个道路上,你有什么新人对这个管理的新人他们的一个?

陈皓:我的意思就是切忌外行管理内行,这是管理上的大忌,如果你是在技术上做管理,我觉得你还是要跟你的技术团队一起去做事情,不然的话,要不你就去把它抛出去,我现在在亚马逊我也是一个经理,一批进去的,但是我做了那么多,我在Lotus做了一年多的经理,在亚马逊做了两年经理,今年第三年经理,我现在不想做了,我现在又回到我的技术岗位上,我觉得这是阿里里面,我觉得这很自然的,如果你的技术层级在那个地方了,别人自然会来请教你,你实事上已经是在做一些管理,你已经在发表一些观点了,我们招聘人怎么招?我们流程应该怎么做,我们应该怎么培养这些人,哪些人比较好,或者是这个团队缺少什么东西,需要跟别人打交道什么,你或多或少就在这干这个事,所以至于要不要那个抬头我觉得无所谓,而且今天阿里也在转变当中,技术这条线他们也认为是不应该有经理的,就是你知道阿里是有两条线,一个是P,一个是M,技术这边也有M,这些专门做了一个,马上就有些改变,M3以下的是没有M的,就是P8以下只有P,没有M,是这个意思。

   

15. 就是工程师来进行管理?

陈皓:就是工程师自己管自己,你不写代码就管不了别人,你不能管别人,你必须要有技术影响力,就像我前两天我在博客上说,什么叫影响力?影响力就是那种别人遇到技术问题的时候,或者遇到一些难题时候会来请教你的这种现象,不是说是我当了一个职位比你高的人,我来把我的观念强迫接受下来,不是这样,这不叫影响力。所以回到你刚才那个问题,就说是转型这种模式,我觉得做好今天的事情机会自然有,当机会出现的时候,你就可以去做自己的选择,转型是一种选择,而不是一种这种自己为了做这个事情而做这个事情,而是你有了多选你去做了一个选择,就是这个。

   

16. 新浪微博不知道知道有多少粉丝了 ?

陈皓:我不关心任何事。

InfoQ:在IT圈是很有名的,在微博上很有名,那您是否转型到微信上?

陈皓:没有。

   

17. 微信这块会转过去吗?我看大辉他们在上面都有转。

陈皓:我现在都想从微博上退出了,因为这个东西耗费了我很多时间,我知道微信那个东西,其实微博上有些东西我可以不理的,微信里边是好友的圈子比较多,就是好友来问你点东西你不能不理的,因为你是有关系的,所以我现在微博上有些东西,我知道这个东西是有点很耗费时间,因为你产生了大量的这种观点,或者产生了这种碎片信息,这个碎片信息有时候就是看完就过掉了,就是它不会沉淀下什么事情,这有点像在这个,其实微博这种东西,我觉得是传播一些新闻比较好,在上面讨论一些观点是非常不好的,因为微博这个东西永远沉淀不出一些观点出来,但是他又会让你有一种虚荣心,说我有多少粉丝了,你为了让你的粉丝高涨,你需要去给出一些,说,这个我觉得这种很需要,其实你是在上面花了大量的时间,而且没有得到什么,所以我觉得我会越来越淡出这个微博甚至微信,我不说是微信安全上有问题,我只是说这种社交是相当相当会使人,我是感觉到,我是从11年开始上微博的,那时候没啥人,我大概从12年开始有点多了这个,开始变成个微博控了,然后现在我开始转变,我尝试过了,这个是个新鲜的玩意,我去经历过了,我知道是怎么样了,然后思考过了,然后我就离开了。

   

18. 这个产品对您的一个时间上一个干扰,对您知识上没有沉淀?

陈皓:就是从上面我也看不到,就是有些时候我看到一些技术上的分享,从那个上面转到我这边来,大家三传两递的,我觉得这个还好一些,这是我唯一认为这种像微信,或者像微博这样的,我们叫信息碎片化SNS这种软件上面,我能看到唯一有亮点的,就是信息的传递是非常快的,但是你要在上面做社交太浪费时间了,就像我以前看到那个,我有一个同学,他谈恋爱的时候跟他女朋友每天发短信,拼命的发短信,一天要发上三四百条,相当夸张的去,那时候短信费一毛钱一条,我帮他交过手机费,他出差的时候,一交手机费短信费是六百多块钱,我觉得好猛,所以,这是找老婆,找老婆还有点价值,但是我觉得可是这种社交上的这种精力花大了以后,对自己的情感并不,不一定,我是觉得,像我们搞技术的还是应该沉下心来去研究点东西,又回到一个,我们不是去做社交。

   

19. 就比如说您之前是在Google呆过,再有些金融的背景,现在有一个三马合作?

陈皓:有一什么?

InfoQ:三马合作,是阿里、腾讯,还有是平安然后做一个公司,就是您觉得金融电商发展这个?

陈皓:我Out了,我还不知道这个信息。金融电商,我觉得这个可能跟我们做阿里云很像,做这种基础性的产品的架构,我觉得银行现在做得一些金融基础性的一些产品,这个上面没业务,等于说是,我们做技术的,我们当然知道一个技术性的服务对我们来说有多重要,但是你想让我们做业务,比如说一个商家也好,或者一个买家,你去跟他说,我这里有一个AWS,上面有缓存,存储服务,计算服务,数据库服务,缓存服务什么CDN服务,他说好像听起来不明觉厉,听起来好像很牛,但是对我有什么用?

   

20. 需要有业务上的?

陈皓:但是你比如说你告诉他,OK,你来我这个平台上,或者说是你通过做这个事情,我上面有一个叫图片服务,或者说是我有一个像,可以同步你所有设备上的给你做一个云备份的这么一个服务,一下子对于这个终端用户来说挺好,至于你这个东西是建在S3上,还是建在哪个云盘上,其实我并不关心,我要的是一个业务解决方案,我觉得可能面对金融的也这样,我不知道金融电商怎么做,我觉得目前的金融业可能离这个中小企业会更接近一点,就是他会对他们设计需求,对于老百姓来说,就是老百姓总觉得这个这是理财,买什么基金,就觉得不是那么很兴奋,我是觉得这个东西是很奇怪的一个,比如说保险,一听到搞保险的直接就扔掉了,直接在电话里骂,以后再也别给我打过来,再打过来我就对你怎样,类似这样的,这对于大多数老百姓,对于银行在上面其实不是很感兴趣。但是反而中小企业对于银行的这个依赖,我觉得还是,但是中国的银行最大的问题就是太过于强势,他们觉得自己是老大,这些人要求着我,而不是说是我能为他们服务点什么,所以我觉得电子商务里边,这就给了一个非常好的信号,给一些电商,我觉得像阿里目前在做得小额金融,他是为小企业服务的,只要这个姿态一转变,我们不是一个垄断性的,你们来求我,而是我为你们服务的,银行是会有些转变的,这可能是电子商务里边的应该看得到的一个比较好的一个。

   

21. 您认为政府的这个电子商务很容易促进传统的保险业?

陈皓:肯定会促进,你想这个电子商务,我都看到,比如说是你这个商家的旗舰店进来了以后,你的一级分销商,二级分销商,代理商,我整个链路我都看得见,银行现在还没做这个数据上的东西,比如说是有某家银行,或者什么,因为他有电子商务,他再比如说在阿里上面在做这个事情,我能看见他这个销售面健不健康,他的这个资金流,资金回流这个速度很多能看得见,我就能够知道这个企业,我就可以给他们更好的这个金融,而不是说是,我们来看,你跟我这个行长有多好的关系,是这么一样的,或者是我能看到这个企业,他某些环节做得很好,但是其中有某个环节是他的短板,或者说是他的瓶颈,但是也许我可以给他的那个环节上给他点经济上的一些支持,他会做得更好,所以说是我觉得这个电子商务,因为他是有业务上,又回到那个问题上,当你有业务承载在上面的时候,你这些投资,就无论是这个银行投资给企业,或者是老百姓投资给别人,C投资给B,还是B投资给,我觉得都会非常的清晰,所以一定要有业务模型在这。

   

23. 现在有对很多东西有痛恨,对这些东西您要有一个选择,您要么接受,要么改变,你肯定会是选择改变这个视角?那么就是说您是怎样一个过程?

陈皓:我首先第一个,我们之间传播盗版我肯定会谴责他,比如像盗版这个事情,我觉得这是老百姓使用盗版,我们先说第一个盗版问题,我可以说我的成长离不开盗版,因为我买不起书,我用不起那些软件,如果没有盗版,我可能很难成长,所以我离不开盗版,但是回头一想,我没有传播盗版,我是用这些东西来做这个软件资产,所以我就在想这个事情,这些正版厂商能不能专门给这些以此用来学习的、学习目的的,他们不是用来商业的,能为他们做些东西,我看到有些像他是给学校用的,但是我觉得除了学校之外还有大量的人他也需要这些,所以这些就是,我们不知道是怎么样,如果我是这些正版电商我会来做这么一个事情,我肯定会去,但是目前这些传播盗版,我肯定会谴责他,然后或者说是,我觉得像百度这种竞价排名,虽然他说他不是竞价排名,但是这还是会混淆,他们的一个推广跟正常的结果还是很混淆,我还是会选择他,一定要给他点社会压力,因为我坚持有一句话叫姑息养奸,你如果对他无所谓了,那你是在纵容他,所以第一个谴责他,另外一个,我的个人能力有限,我也许会去做一些东西来去,就是还是那句话,就是贝索斯那句话,叫“建设性的破坏”,马云也说过这句话,但最早是贝索斯说的,但是你不是说你破坏掉那个东西你重新建一个,而是你建一个把它给颠覆掉,把它给破坏掉,你要建一个比他好的,人自然就过去了,那个就没有啦,所以目前我还在学很多东西,有技术上的东西,目前我学,就像我现在开始偏业务这边的一些采访,我就想学些业务,多看一些业务,所以还得去学习,也许四十岁也好,四十五岁也好,我会有些想法会做些事。而且另外,你是自己去做呢,还是跟着有这种理想主义的人一起去做,这也是我现在在纠结的一个事情,有时候,我觉得自己就是个谋士,不是个将军,也许跟着有理想主义的人去做一些这些建设性的破坏,或者去做些有价值的东西我就会愿意,我觉得阿里是有点理想,他们其实并不只是做电子商务,还在建一套商业规则,提高了这个社会,从某种角度,当然也不排除他所有的都是这样,这是我们看下来稍微有点追求的,但是我可能不做到这个。

   

24. 就是您在阿里已经有多久了?

陈皓:五个月。

   

25. 那么能谈下进入阿里以后,你觉得让你感觉比较爽的地方?

陈皓:耳目一新,在亚马逊里面有个它的Slogan叫“Work hard————努力工作”、“have fun————有乐趣”,第三个是Make history,亚马逊的Work hard和Make history,我在亚马逊没有看到这样做,我在阿里看到,就是这些人真的是Work hard,年轻人很多,都是非常非常的有热情,尤其在杭州那边,很有热情,然后阿里里面又是个很高的公司,文化非常多,里面那些阿里微还有发一些战报,那是我们推出新的产品,发出战报都是毫无节操的,公司内部发的,我觉得挺有意思,我觉得,然后你说他有在创造历史,比如像双十一这样的东西,没有这个东西了,世界上哪有双十一这个节日?说购物狂,硬生生的做了这么一个东西,我觉得这就是在创造历史。所以我觉得,但是阿里里面也有很多问题,但是我觉得这是我对阿里目前的第一印象;第二印象,我觉得里面其实大的内耗还是比较多,内耗比较严重,分工比较细,然后里面,我听到最多的一句话叫屁股决定脑袋,每个人都是有自己的利益,都不愿意自己会被淘汰掉,所以这个就是很难了,他的这个圈地意识比较浓烈,包容心虽然有,但是还是稍微圈地,但是我觉得总体来说还是挺好。

   

26. 我看到您在微博中经常会赞扬阿里的东西?

陈皓:其实是挺正常的,如果你的饭碗要被我抢掉了,你是不是会很紧张?所以他是会很紧张。阿里,但是我觉得从一个公司角度来说,如果公司内部常常在互相在抢饭碗,其实对这个公司来说是有利的,因为你与其等别人把自己的命革了,还不如自己把自己命革了,所以阿里云里面的冲突很多,每次变化都会有好的东西,都会有不好的东西,变化总是这样有好的东西,有不好的东西,有的人觉得变的太多了,就像我现在去杭州那边,有个工程师就这么说,去年带了三个团队,上半年带一个团队,年中带一个团队,年底又带另外一个团队,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每个做着就换到另外一个进去,所以这个东西变化太多,对一些人来说不好,但是我很想说的一句话就是,其实像我们在外企里边,有些时候,我就觉得变化太少,搞得我一点机会都没有,一个萝卜一个坑,如果他不变,你永远不会有这个机会,你就期待一个变化,这个人被调去做什么东西去了,或者我们两个部门合并了就会有些机会,这个是两方面说,所以我觉得还是,阿里里面有一句话叫做拥抱变化,我觉得我要把这句话再往上面提一提,我觉得要驱动变化、迎接变化,而不要等着变化来你去拥抱它,你是被变化,所以说你在平时的时候,应该去,多去做,或者说是把视野,目前自己能做之外的一些地方去争取,去看看别人的业务是什么样,而不是只保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所以当变化来了时你是很难受的,但是如果你跟别人很好的合作,又回到我们第一个话题,你的机会又增多,你变化的时候,你会一二三四五好几个选择,那这个时候,就像你找工作一样,有一天你被公司开掉了,但是你有五个Offer,都是很好公司的Offer,你才能够去引领变化,但是如果你只有一个很烂的Offer,那你只能拥抱变化,一样的,公司内部也是在有Offer,这个团队有没有给你,那个团队有没有给你,所以我觉得是好事,就是公司内部的变化挺大的,其实互联网的变化,你看互联网的变化大不大?非常大。很牛的摩托罗拉说倒就倒,诺基亚说倒就倒,你觉得你能呆得住?很多公司,这个东西太多了,这种案例,所以我觉得就像我们做架构一样,这个架构,内部的架构和外部的架构,内部的接口和外部的接口如果是一样,这才是一个好的架构,对于公司来说,内部的环境和外部的环境一样的好,这才是一个天然的一个自成一体的,我现在有点感觉,阿里这个内部的环境和外部环境是有点这种比较匹配。

   

27. 然后您说过希望那些出版社一些,在您50岁之前不要来找您,你刚才也提到很多变化就说,您希望以后会有一些新的变化,想出书,您觉得到时候50岁的时候出书或者是其他的改变?

陈皓:我不知道大家现在为什么都很想出书,因为我是学C++这条路,我本来不是学C++,我是学Java,学Java学不懂我去看C++,因为都说Java是从C++演变过来的,所以去学C++,学C++学不会就学C了,写C很简单了,学完以后,就来学C++,C++我是学了好多年了,可能有个七八年的样子,十多年的样子,所以C++里面经典的书非常多,我不说什么,很多人鄙视C++,或者说觉得看不起C++,但是你看到C++那些人写书那种风格,比如像Effective C++,还有像那个什么Advance,这些人的思路,思考那些东西,还有像Steven Richard写这些书,每当我一看到这种书的时候,我就说这就是标准,这就是那个,我觉得那个标准就在那,我觉得我什么时候能够写书,我不敢说超过他,但是这个书很类似的书,里面都是经验,都是一些知识性的东西。后来我想这些人要做多长时间才会有这样的经验,我觉得我可能45岁以后,如果我们是为了写书而写书,我是觉得很多人就是你不需要写那么多书,你就写一本很好的书就好了,一辈子做一件事情就行了,我觉得45岁,我写的书的质量可能会更高,我觉得对读者负责就是这样。

   

28. 我觉得您的成长过程就是专注,对角色调整的比较好。

陈皓:当你去投入做一个事情,不问窗外事,你反而会有更多的机会,但是整天瞻前顾后,东看看西看看,就像小猫钓鱼一样,这边弄一下,那边弄一下,你反而机会会越来越少,路会越来越少,这是我自己的一个成长经历的一个心得。所以比如像这次的InfoQ,我就不做任何演讲了,像微博我也会撤出,像演讲,我经历过了,我觉得还是那么回事,这些都是很分心的事,所以又来做,以后像什么CSDN、InfoQ任何的稿子我都不做。就是我可能会在下面当个听众,但是我不会站到台上去,更专注去做自己一些事情,有什么想法写个博客,我觉得也算是一种。

InfoQ:我们也很期待能够宣讲你那些博客,今天到此为止。

登陆InfoQ,与你最关心的话题互动。


找回密码....

Follow

关注你最喜爱的话题和作者

快速浏览网站内你所感兴趣话题的精选内容。

Like

内容自由定制

选择想要阅读的主题和喜爱的作者定制自己的新闻源。

Notifications

获取更新

设置通知机制以获取内容更新对您而言是否重要

B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