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T

流星来了:唤醒者,持续学习与敏捷新动向
录制于:

| 受访者 滕振宇 作者 王威 发布于 2014年7月26日 | 道AI风控、Serverless架构、EB级存储引擎,尽在ArchSummit!
16:39

个人简介 滕振宇是爱迪德(Irdeto)上海研发团队创始人。他于2006年1月创建了并领导Irdeto上海研发团队,并将Scrum和XP成功引入了团队。团队成功发布两个版本的付费管理系统,该系统在五个大洲的许多国家中运行。从2011年起,他作为Odd-e公司的唤醒者(Awakener)开始帮助不同行业的公司和团队向敏捷方向转型,涉及的行业包括电信、互联网、财务以及业务系统开发、图形图像处理等,涉及应用软件系统、Web开发、嵌入式系统等等,涉及的开发平台包括.Net、Java、C++、XML\XSLT等。

QCon是由InfoQ主办的全球顶级技术盛会,每年在伦敦、北京、东京、纽约、圣保罗、杭州、旧金山召开。自2007年3月份首次举办以来,已经有包括传统制造、金融、电信、互联网、航空航天等领域的近万名架构师、项目经理、团队领导者和高级开发人员参加过QCon大会。

   

1. 你好滕振宇,很高兴你能接InfoQ的采访,下面先自我介绍一下吧。

滕振宇:我叫滕振宇,大家都叫我Daniel,熟悉我的都喜欢叫我英文名字。我现在工作在一个公司叫Odd-e,我在这个公司做为一个唤醒者,主要的工作是帮助一些公司,个人以及团队提高他们的研发效率,包括质量方面以及开发的速度,以及怎么加快对市场的反馈这方面的工作。

   

2. 你刚才说你是一个唤醒者,你能再介绍一下吗?你为什么称自己为唤醒者?

滕振宇:这个其实是我自己提的,因为很多人在这个圈子里面,会称为自己是讲师或者是教练,但是我觉得其实这只是一部分,为什么我会叫“唤醒者”呢?对我启发很大的,是有一本书叫Inner the Game of Tennis,中文名字应该叫《网球的内部游戏》,这本书里面有一句话对我有很大的启发,他们说Awareness is an important tool to become more than novice什么意思呢?就是说意识是让一个新手变得不是新手很重要的工具。所以其实很多时候,到团队里面,会用一些骄傲的方式,或者是告诉的方式来教给大家,但是其实这只是其中一部分,因为这时候,你其实没有以真正的学生或者是你要教的那个人为中心,而真正启发大家,让他有这方面的意识,对这方面有欲望,有信心来去学习。所以这是我为什么要把自己称为“唤醒者”的一个原因。

   

3. 听起来很棒,貌似这是一种比较全新的一种方式?

滕振宇:对,也有可能,因为在公司里面,在客户的团队那边,其实不简简单单的是教给他们,或者是通过向他们问问题,涉及到很多不同的工具,比如说我常称,可能会有9顶不同的帽子,我可以是一个引导师,引导他们的会议;甚至有可能是一个教练,就像职业教练那样问问题;也可能是一个榜样,给他做一些例子,但是我的目的是为了启发他让他学会;甚至有时候是需要帮他解决某一些问题等等等等。所以会有9顶不同的帽子来教给他们,而普通的这种讲师或者是教师或者是顾问那只是其中的一、两顶帽子而已,所以我把这个统称为叫“唤醒者”,他们只是唤醒工具箱中的一部分。

   

4. 唤醒工具箱听起来也很神秘。这个周一,你在京东talk上面给京东的同学们分享了一个话题,叫“流星来了”,在这个话题里面,很大的篇幅你提到了持续学习的概念,你能说一下持续学习和敏捷之间他们有一些什么样的关系吗?

滕振宇:其实这挺有意思的,为什么?因为到了客户那边,他们会认为我们会以敏捷教练或者是Scrum教练名义进去,但是最终他们会发现,他们真正得到的敏捷只是其中一部分,而真正的副产品会比一个他们最初想要的东西要大。其实敏捷主要的一个基础是持续学习,为什么?因为现在举一个简单例子,我们现在这个时代,是在一个信息膨胀的时代,最初那种研发方式,那时候信息的传播速度是很慢的,所以传统大规模的实验室的方式,在二三十年前是可以用的。但是其实那时候也还比较幸福,因为竞争对手很少,大家会听到很少,有点像流星,为什么我会选题目叫“流星来了”。因为在白垩纪的时候恐龙没有天敌,而且它的气侯也很适合,但是等它抬头来一看,天上来一颗流星,那意味着,对它来说,绝大多数恐龙就要被灭绝掉了。为什么要说这样的事情呢?因为在2000年之后的互联网时代,我们现在涉及到一种叫“信息膨胀”,或者叫“信息呈指数级膨胀”,有人做过研究,我们2013年一天产生的信息相当于2000年一年产生的信息,比如说微信,微博这样的东西。信息传播的速度加快了,但是同时产生了一个问题是,我们很难找到什么样的知识,或者是有哪些好的想法对我来说,对我个人,我作为一个组织或者是个人来说是有用的。这就会产生一个很大的问题,而这个持续学习,怎么样快速的从信息里面找到有用的东西为我所用,把它内化出来,利用起来,这是真正的敏捷或者是敏捷之本。所以尽管是从敏捷入手,更重要的是让这些人,让这些团队,让这些组织有意识的去持续学习,包括也会指导一些他这方面一些方式方法,怎么样去有效的学习。

   

5. 听起来持续学习其实就是敏捷的一个基础,每一个人其实应该至少抱有一个至少持续学习的一种心态去不断提高自己?

滕振宇:对,包括他会用一些,根本传统不会用到的方式跟方法,举个简单例子,学习有几个方面,一个是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什么?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什么意味着什么呢?就是我没法去Google,如果你知道要Google什么,那意味着你找答案,但是比这个问题更大的是问题是什么,这样的话,如果不建立一样机制的话,你没有办法找到这样的东西,你只能变为一个井底之蛙。如果你知道了要找答案的话,很简单,大家会找一些,像读本书,去参加一个培训,甚至是去Google一把等等等等,这样一些传统的方式,但是有时候也意味着采取一些不太一样的方式加速了学习。比如说我会经常对我帮助的团队或者是课程里面说,让大家做不要脸的分享。为什么呢?因为只有教出来东西,哪怕你是不会的,你才会知道要学什么,同时可以从你的受众那边得到一些反馈,而那个才是真正的学习。持续分享其实跟我们软件里面的持续发布其实是一个道理,这就意味着什么,你要放弃原来把一件事情做完美的这样一种心态,而且必须要把它勇于暴露自己的不足,然后才会获得反馈,通过这个来提高,这其实也跟现在互联网做事的方式十分的契合。这些其实我认为是,更要教会一些组织或者是个人、团队的。

   

6. 说到持续学习,我们继续再说一下。我想听一下滕振宇你对持续学习,或者是你的持续学习之后——在敏捷方面,因为我们都知道,你应该是敏捷方面接触得比较早的一批人了,大概从04年开始就接触敏捷——那么通过持续学习,你认为敏捷的一些新动向会是一些什么样的方向呢?

滕振宇:其实是这样的,比如说大家都知道很多敏捷的方法,比如说框架Scrum、XP、现在有一些看板这样的东西,其实也会有一些新的方向,因为这种东西其实类似于春秋战国,大家都在百花争鸣这样一种方式,所以其实最近也有很多有意思的一些想法、方式在最近几年出现。比如说像Impact Mapping,然后比如像Design Thinking,叫创造思维,设计思维,比如像精益创业,甚至像Prototyping等等,这都是一些有趣的方向,我正在研究。为什么会想到这些东西呢?因为比如像传统的Scrum,或者是传统的Agile是这样的,他们会讲到一些——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拿Scrum来说,,我们会知道,如果我们学习Scrum的话,我们有一个Backlog,叫产品待办事项列表,然后有一个团队,有PO有ScrumMaster,他们一起去协作,把Product Backlog里面的事情一件一件做完,每个Sprint最后要交付。但是其实还有一个更重要的问题,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是backlog从哪来的,很少有这样敏捷的方法会有这方面指导性的意见。Scrum会说这边有一个Backlog了,XP说那你去跟客户协作。也可能会有一些这样的类似于Scrum这样的框架或者是方法,能够帮助你更有效的去跟客户协作,所以这是我最近几年在研究的一些方向,我推出了我们社区的一个这样的微信或者网站,叫“意启”,其实挺多就在研究这类事情。举一个简单例子,包括也在客户那边会有一些应用,举个简单的例子叫源型。源型是做一件什么事情呢?其实就是尽早的验证你的产品想法,甚至在你写代码之前,其实一会我也会分享这些事情。比如说我们听到很多公司,尤其是大公司,他们会花很多人开发一个东西,然后最终发现没有人用,根本就没有客户。也有另外的公司,会推出手机上的APP,结果很多人装了,然后它因为促销的活动,你装了给你5块钱这样的活动,但是其实增长的只是一些僵尸,真正没有把人黏到那个地方。所以有必要的是,需要一些策略和方式和方法去想办法找到一些这样的一些功能,或者是发现这样的功能去把你的客户真正留在这里,然后可以帮你的产品持续的增长,所以这些方面是一些比较有意思的一些方向,也是我现在正在做的一些,也是我个人正在努力学习的一些方向。

   

7. 我通过你的自我介绍,自我介绍上写着,您是国内敏捷社区的主要推动者,你能不能再简单介绍一下,中国敏捷社区大概的状况?

滕振宇:其实我最早其实在08年就开始在上海那边做一些敏捷社区,为什么我会做社区这件事情呢?又回到了我不知道我不知道的这件事情?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一个问题是我不知道应该找什么?所以对我来说,我的有效手段是我写一篇blog叫做“永远做千年老二”,你迅速的把你跟各个领域或者我成为部落,各个部落搭上边界,这样的话如果有一个消息从一个部落传过来,我会发现这个东西有用,我会看一看,可能会知道有这件事情。但是如果有一个东西,就像Design Thinking,现在从不同的圈子里,比如像IT圈,比如像Learning Coach,学习教练,Action Learning Coach那方面,行动学习教练那个圈子也在研究这些,甚至画画的那个领域也在研究Design Thinking,OK,这就对我,对信息做了一个优先级,所以我会知道这是我下面要关注的一个点,所以我会很注意从社区里面引入一些,或者是社区是我获得进一步启发或者是学习方向的一个很重要的一个引擎。其实很多时候,我从08年开始在上海,现在上海已经有很多,每个月有很多很多的活动,又开始从2010年,最早是在“敏捷之旅”,8个城市,中国的8个城市做的这样的活动,一直到今年在厦门,上个月的厦门,甚至包括台北和香港15个城市在内的,各个城市的组织者都在那边做了一个聚会,大家在那交流一些思想,现在其实这边我们的社区已经变得活动越来越多,越来越丰富,而且这样的学习变得更加的紧密。为什么我还会做这个,我还有一个思维,我会建立这样的网络让我可以获得更多新的灵感或者是学习的灵感。另一个方面,其实社区对我来说是一个引发,一个触动一个变革的很好的一个引擎。比较启发我的是另一本书叫做《引爆点》,《引爆点》讲到,它的英文副标题叫How Little Things Make Great Things Happen,怎么去做一点点事情上,变成一个大的运动,其实它讲到需要三种人:

第一种人叫Connector,其实就是我这个人需要认识很多人,然后很多人认识他,这也是我最近几年正在做的事情;

第二种人叫做Maven,这种人是他需要知道别人不知道的东西。举个简单例子,上星期我在台北,在那边做一个敏捷方面的Scrum的课程,然后我会邀请到台北那边画画做图象记录的,对台北那个班里面来说,对他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惊艳或者是惊喜。他们从来没有想到,因为对我们中国传统教育来说,我们对我们的左脑教育十分扎实,都会加减乘除,逻辑运算以及背诵这样的东西,但是我们的右脑其实就是个白痴,因为我们很少有人训练过这方面。但是他们发现,如果把这些记忆的东西,如果用图象或者是画画的方式展现出来,会更有助于他们的学习。其实我通过我的Connector然后让这些人见到了一些不同的东西,我会认识到不同的东西。所以这也是唤醒的另一种工具,叫羞辱他们,因为羞辱他们,才会有前进的动力。

第一种是Connector,第二种是Maven,第三种是Salesman,就是能够把一个想法迅速的卖给别人,是一个销售员,我认为其实转型或者是大家说的敏捷转型,其实是一个类似于把一个想法,把一个新的思考的工具卖给一个未知市场,或者叫全新市场的一个问题。所以其实我们大家正在做的事情,其实跟销售员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这就是我会建立社区,利用这个社区来去传播,然后迅速的知道新的思想,把这个思想迅速的卖给各个社区,所以我是利用社区在做这样的事情,这就是我为什么会花那么多精力在经营社区。

B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