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T

如何利用碎片时间提升技术认知与能力? 点击获取答案

鲁为民:“最后一英里”的PaaS需要融合更多新技术
录制于:

| 受访者 鲁为民 关注 0 他的粉丝 作者 InfoQ 关注 9 他的粉丝 发布于 2016年11月7日 | GMTC大前端的下一站,PWA、Web框架、Node等最新最热的大前端话题邀你一起共同探讨。
23:17

个人简介 鲁为民是Anchora的创始人和CEO,他在云计算领域具有丰富理论和实践经验,先后获得北京清华大学学士和硕士和美国加州理工学院 (CalTech) 博士学位。他先后在美国国家宇航局喷气推进实验室(NASA JPL)、硅谷IT初创公司、以及跨国企业IBM 等从事多年高科技产品的研究和开发。他曾是美国硅谷IEEE Communication Society 的主席。他于2010年创办了Anchora为企业级和开发者用户提供智能化云计算平台产品和服务,并提供中国首个开放中立的公有云应用引擎MoPaaS。Anchora也是国际开放PaaS标准 Cloud Foundry 基金会的首批成员。

全球架构师峰会(International Architect Summit,下简称ArchSummit)是由InfoQ中文站主办的一次全球性架构师峰会。ArchSummit专门针对架构师人群,讲述与架构和架构师相关的各方面趋势、技术和案例。这也是继QCon之后,InfoQ中文站主办的又一次高端技术盛会。

   

1. 各位InfoQ的网友,大家好,这里是2016 深圳ArchSummit现场,现在做客我们专访间的是来自MoPaaS的鲁为民鲁大师。麻烦您先给大家简单的介绍一下自己。

鲁为民:大家好,我叫鲁为民,是MoPaaS的创始人和CEO。我们MoPaaS主要是给用户提供一个企业级的云平台,主要是在PaaS的基础上做了一些扩展,给用户提供两个方面的功能,一个是资源的多元化管理,这种更多的是补充IaaS资源管理的一些功能;另外一块是业务的交互,也就是应用从你的想法到开发、测试、到部署投放到市场。在这些年积累了很多这方面的经验,也有很多业务、运维方面的积累,目前针对的用户主要是像金融行业、政府、智慧园区、智慧城市,还有一些制造业各方面的用户。

   

2. 有人把PaaS的发展划分了三个阶段,分别是Azure、Heroku等共有的第一代,然后Cloud Foundry和OpenShift的第二代,最近以Docker为首的容器化技术是第三代。容器化技术可以让客户从开发环境到PaaS平台无缝迁移更加便利,您认为这种便利对PaaS厂商带来了一些什么样的挑战?

鲁为民:首先这三个划分从时间点来说,我觉得是比较合理的。第一代首先是把PaaS这个概念规范化,包括Azure,还有Google App Engine、Heroku,但它主要的一个问题在哪里呢?就是各种技术各方面封闭性比较强,代码是必然的,支持的服务各方面有一定不灵活的地方。第二代像Cloud Foundry、OpenShift在功能上实际上跟Heroku有一些接近,但是不一样的地方在于这两个是开放的技术,而且代码都开源的。这块实际上是符合云计算发展的趋势,没有开放就没有生命力,这点给后来的一些技术带来很多的机会,给一些厂商很多机会。

你刚才谈到Docker,也是最新的一种容器技术,但是容器技术从严格意义上来说,它不是PaaS的整体,它是PaaS的一部分。它作为一个组件对于PaaS来说是有一些帮助,比如说Cloud Foundry在早期的时候也是提供类似LXC,就是linux container这方面的技术,它的源跟Docker很类似,更多的是针对PaaS进行一些封装。Docker是一个通用的容器技术,也就是说像一个工具,像一个椅子作为工具放在屋子里,它是屋子的一部分;如果椅子放在汽车里,它是汽车的一部分。Docker这种技术是作为一个PaaS的组件,PaaS除了这个以外还有更多的组件,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它是把组件抽取出来。我们看看它的历史,像docker早期的开发者dotCloud 把这一部分拿出来开放以后让大家觉得这个容器技术除了支持PaaS以外,还可以做很多其它用途。实际上现在容器的用途是远远超出PaaS或者其它的一些范围,所以说要把容器技术作为一个PaaS新的技术实际上有一些不是那么切合的地方。

从这种意义上来说,它跟早期的PaaS技术不仅仅是时间上的延续,更多是相互的补充。现在MoPaaS基于云的技术不是根据时间来划分的,我们是从用户的需求来考虑的,有些需求是基于Cloud Foundry有些部分,这块可以满足用户70%、80%的需求。还有一部分满足不了,因为Cloud Foundry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封装的程度比较高,它的通用性受到一定的限制。容器作为应用交互的一个工具,能够补充早期PaaS一些不足的地方。今天我上午在讲演的过程中也提到过, MoPaaS提供的实际上是这两者的结合,一种是敏捷性,基于Cloud Foundry的技术来提供交互的敏捷性;另外,通过容器的技术提供应用交互的灵活性,这两者是相辅相成的。从这种意义上来说,新的技术一直在不断的涌现,新的技术产生并不表示老的技术被淘汰,我们更多的应该关注怎么去落地。即使现在Cloud Foundry也还在落地的当中,要真正的实现它的红利、满足用户的需求还有很多工作要做。这也包括Docker,虽然现在Docker比较火,它确实能给应用、交互、DevOps这些东西带来很多灵活性,它也有很多工作需要做,所以MoPaaS需要在很多情况下结合这两者,我们真正的希望通过MoPaaS的工作来实现企业级云平台各种各样的能力、满足用户需求的能力。同时实现前面说的诉求,一个是通过容器更好的、灵活的实现资源按需管理、弹性管理以及伸缩,更多的是可以实现业务敏捷的、持续的交付,这两者是缺一不可的关系。顺便说一下,MoPaaS实际上是超越刚才提到的发展阶段,我们真正的实现某种意义上的融合,也不仅仅是把容器和早期的Cloud Foundry技术融合,更多是跟底层的IaaS去融合。

   

3. 可以理解为docker在底层上为MoPaaS业务上的扩展提供了一种支撑吗?

鲁为民:可以这样理解,因为它确实给资源的管理带来更大的灵活性。

   

4. PaaS作为“最后一英里”的云技术,资源管理能力是其核心竞争力之一,MoPaaS在资源管理能力方面有哪些优势?

鲁为民:我刚才提到过资源的管理,一般在云服务的三级当中是由IaaS来完成的,IaaS很大的优势在于我可以把硬件资源重新磁化,比较灵活的交付给用户。它有一个问题,在哪里呢?如果我直接支撑应用的话,那么应用对于它来说就是资源的使用者,它的颗粒度相对来说比较大。一个应用在虚拟机上面跑的时候,有可能比如在早期的时候它用不了所有的资源,如果通过容器再进一步虚拟化,就可以充分利用资源。从这个意义上说,MoPaaS实际上是试图把这两者再加上应用的实例。这种扩容就是平台自身的扩容,它更多是横向的,横向是多级,多级从哪几方面?一个是虚拟机实现横向扩容,容器的横向扩容,应用实例的横向扩容,MoPaaS在这三方面实现一种融合,根据用户的需求可以启动容器的扩容或者启动应用实例的扩容,当然扩容的过程中是一样的。

   

5. 在这“最后一英里”中,业务交付能力是一个核心竞争力,随着越来越多的企业把业务迁移到云端,包括很多创业公司在最开始的时候业务就直接部署在云端,DevOps重新被提上日程,也越来越被更多企业重视。在您看来,MoPaaS在业务交付方面的优势会有哪些呢?

鲁为民:业务交付实际上是一个很长久的课题,在PaaS存在以前大家也在做,像DevOps这种概念是更早一些。但不管是怎么样, DevOps、持续集成、持续交付,这些概念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让大家觉得要支撑企业、要完成企业敏捷的业务交付,这些工具都需要的。MoPaaS或者PaaS做的工作首先是提供一个PaaS的引擎,能够融合DevOps的服务,把服务融合进来以后能够用更方便的形式提供给用户使用。从某种意义上说,MoPaaS或者PaaS是真正意义上的全方位的应用生命周期管理,从应用的开发、云端开发开始到支撑各种各样云的环境,到最后提供运维、生产环境的支撑,整个业务层面真正整合了这方面的过程。整合了过程对于企业来说,它的意义在哪里?首先,真正实现各种环境的高度一致。高度一致首先反映在开发环境、测试环境、生长环境,将底层的资源从应用层面虚拟化,虚拟化以后可以屏蔽掉它的不一致性,这样就让环境之间的转换变得比较快捷,更高效的来实现应用交付的能力,是更好的一种整合。

   

6. 我们看到MoPaaS接入了很多第三方的云服务商,MoPaaS的产品在与这些第三方厂商的接入的时候,一致性方面做了哪些工作?

鲁为民:首先云服务,我们的一个原则就是解耦,解耦就是去掉依赖。MoPaaS在不同的云平台上部署,它核心的东西跟底层某种意义上是解耦的。当然,要充分的利用底层资源的管理能力,像IaaS的技术,它会提供各种各样的接口给上端的应用、给上端的PaaS平台来更好的自动化管理底层的资源。在国内有公有云的服务提供这种API的能力。有些服务API提供得更多,给第三方用户更好的资源管理的手段。我们和PaaS进行对接的时候,中间提供了一层CPI,就是cloud provider interface,它整合了各种各样IaaS提供厂商提供的API。有了这层以后,我们基本上能够屏蔽掉底下不同API的多元性。从这种意义上来说,我们实现了解耦。实现了解耦,就不必要考虑PaaS的不一致性了。

   

7. 您能谈谈创办MoPaaS几年来,您看到的市场变化以及个人的创业感受吗?

鲁为民:我们是早期云计算的实践者,当时创建MoPaaS的时候,在全球来看云的服务也刚刚起步,当然北美当时已经有了Heroku这种技术,也有亚马逊的AWS,它的IaaS技术,即使在那个时候也还是初步,因为当时亚马逊的云服务还不单独列出来在它的报表上面,更多的是跟其它业务在一起的,这个数据在当时并不好看。在中国要更加晚一些,但是我们看到了它的发展趋势,特别是IaaS、PaaS,在北美像Heroku在开发社区当中确实比较火。在中国也有这种需求,虽然当时还没有看到这种需求在什么地方,但是一定有,所以我们在2012年底的时候觉得中国的开发者也需要这么一个平台,虽然当时大家对它的了解并不是那么清晰。

另外一方面,当时有两个PaaS的开放技术,Cloud Foundry刚开放,OpenShift也跟着实施这个东西。当时我们做过比较以后,觉得Cloud Foundry这方面更加成熟一点,因为我们也不需要从0做起,所以我们是基于Cloud Foundry开发了一个内测的版本叫MoPaaS,甚至是上线。经过半年的测试以后,2013年正式的发布。发布以后,我们发现中国公有云当时的现状跟国外还是有一些差距,通过公有云支撑当时那部分开发者用户实际上不太可能维持公司的发展。在2014年初的时候,我们考虑在中国这种PaaS、IaaS真正落地的点在什么地方,后来发现企业的用户实际上最先采用、认可PaaS的价值。前面讲到PaaS价值在于能够真正的实现业务的快捷交付,在资源使用上满足:一个是高质量的提供服务,快捷的提供服务,另外是安全的提供服务。这种价值对于个人开发者来说当时的认同感可能没有那么深刻,但是对于企业来说这几个方向基本上是比较关注的,从华为开始到后来一些其它的企业把MoPaaS作为他们私有云平台的一个解决方案应用到企业内部,所以我们发现这个商机。从2014年底,我们也关注企业级的用户是怎么使用MoPaaS作为企业级的云平台支撑它的开发、支撑公共服务以及支撑跟其它业务的整合,陆陆续续从2015年业务发展也非常许多。目前的客户包括金融行业,智慧城市、政府政务方面,也包括制造、交通运输等各个方面。这一路走过来,很多路是自己探索出来的。我们现在业务的方向也分三大块,一块是私有云的解决方案,刚才提到了主要是针对大中型企业。第二块是通过跟硬件厂商合作提供硬软一体云主机这种产品类型,这类主要是针对中型的企业。另外一块,我们还是发力,特别是今年来做公有云。公有云的话,我们更多的是支撑企业级的用户,不管是中小企业也好,还是大中型企业也好,提供更好的功能。这几块我们也根据业务在中国对云平台市场发展的成熟度是分时间段来实施这种策略。目前来看的话,情况还是比较乐观的。

   

8. 最后再问一个关于Cloud Foundry的问题,您刚也提到了在2014年的时候, MoPaaS最初的原形是基于Cloud Foundry来做的一个开发,那您个人怎么看Cloud Foundry以及像OpenShift这些未来的前景?

鲁为民:这块的话,我们在进行云平台实践当中也陆陆续续了解到,在早期的时候可能大家更关注具体的技术。第一个问题你也提到过,首先Heroku大家用它的服务,后来有开源的Cloud Foundry、OpenShift,还有最近的Docker。但是你仔细跟用户沟通以后,他关注的实际上是我怎么满足我的需求,怎么让我的业务交付的更好更快,从业务层面怎么能够实施真正的弹性。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们后来的策略是MoPaaS不绑定任何一个技术,我们是根据用户的需求选择技术,把包括cloud foundry、Docker、kubernetes这样的技术整合在MoPaaS上,交给用户的是MoPass,而不是单一的技术。客户需要就有生命力,不是说它出现的时间迟早,新的技术发展并不是要取代老的技术,而是扩展已有的功能,这是一种更现实的态度来看技术真正对整个行业产生的影响,我们也真正的通过跟用户的接触当中来选择最适合用户、满足用户需求的技术。在最近这段时间跟用户的沟通当中,用户都认同这样的观点。帮助用户,我在讲演当中也提到过两个纬度,一个业务多元化,业务规模多元化,这是纵向的。在横向上,市场是不断变化当中,即使同一个应用需求也在变化当中,所以我们要设计一个架构真正满足用户这种变化的需求,架构设计上实现各种灵活度,以变化的软件架构来满足用户变化的需求,这是一个比较现实的策略。

InfoQ:好的,今天的专访到这里,非常感谢鲁老师跟大家分享,谢谢!

登陆InfoQ,与你最关心的话题互动。


找回密码....

Follow

关注你最喜爱的话题和作者

快速浏览网站内你所感兴趣话题的精选内容。

Like

内容自由定制

选择想要阅读的主题和喜爱的作者定制自己的新闻源。

Notifications

获取更新

设置通知机制以获取内容更新对您而言是否重要

B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