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T

如何利用碎片时间提升技术认知与能力? 点击获取答案

Java ME的重塑:从非智能机到物联网
录制于:

| 受访者 Nandini Ramani 关注 0 他的粉丝 , Peter Utzschneider 关注 0 他的粉丝 作者 杨赛 关注 1 他的粉丝 发布于 2013年8月12日 | GMTC大前端的下一站,PWA、Web框架、Node等最新最热的大前端话题邀你一起共同探讨。
11:38

个人简介 Nandini Ramani是甲骨文公司融合中间件事业部高级总监。她负责Java客户平台业务,长久以来为Sun公司的创新和未来发展做出了很大贡献。
Peter Utzschneider现任甲骨文公司产品管理副总裁。Utzschneider先生现在负责Java产品的市场策略,包括Java SE、JavaFX、Java ME 以及Java 嵌入式产品等,以持续推动Java产品的商业成功、Java社区的振兴以及甲骨文公司对Java语言和技术的持续承诺。

JavaOne是一个由升阳提出的周年性(自1996年起)研讨会,用以讨论Java技术,与会者主要为Java开发人员。大会上的讲座、演示、上机操作、展览和联谊活动能帮助您在 Java 领域有所成就。无论您是赶来听行业领袖详解技术战略、向全球专家学习深度技术细节、在上机操作中亲身体验产品和技术、通过产品演示了解激动人心的创新,还是拓展人脉、结识更多同行,我们希望您能满载而归。

   

1. Nandini和Peter你们好,感谢接受我们的采访!首先,我们知道今年是Duke选择奖第一次来到中国。为什么这次会选在中国?

Peter:Duke选择奖对我们而言,是鼓励创新的一个很重要的手段。鼓励创新一直是Java社区中很重要的一个环节。上一次Duke选择奖在巴西进行,也是一样的目的,都是为了鼓励创新和创造力。
Nandini:在中国地区,有很多围绕Java的创新。与此同时,我们也看到了Java的很多增长。中国现在有全球最大的Java用户组——GreenTea,它的访问量比世界上其他Java用户组都要高。我们也在中国区征集Java电子杂志的内容。之所以关注中国,也是因为这里有很多人才。在鼓励创新、鼓励增长这两个方面,我们可以说是不遗余力的投入。

   

2. 你们对今年的获奖者有什么感想?

Peter:我们昨天去了Duke选择奖的颁奖仪式,也见到了获奖者们。他们给我留下很深刻的印象。Nandini之前好像认识其中一个获奖者?
Nandini:我之前跟《X幻想》的开发者就认识——事实上,我去年玩过他这个游戏。所以今年在现场见到他,我也很开心。

   

3. 刚才Nandini的演讲中介绍了一些Java的最新信息,包括Java EE 7,Java Embedded 3.3,以及Cloud Foundation等。能介绍一下他们体现了哪些Java的发展趋势吗?

Peter:好的。我想你也能够看到,自从Oracle收购了Sun之后,我们的第一步工作就是要和Java社区一起,将平台的发展导回正轨。刚才你提到的那些产品更新是第二步工作。在各个方面回到正轨之后,我们正在社区的帮助下将更多创新、更多的现代元素引入Java平台之上。所以,Java现在可以跟当下的趋势结合的更加紧密,我们的工作就是确保整个平台可以受益于整体技术趋势的发展。
Nandini:这也包括了支持更多的平台,吸引更多的合作伙伴参与openJDK的建设——本质上,Java是由社区驱动的。所以,我们不仅看到很多Oracle驱动的创新,同时也看到很多来自合作伙伴的参与。

   

4. 对于上面介绍的这些发展,能举一些例子说明吗?

Peter:当然好的。今年JavaOne大会最大的话题之一就是我们在Java Embedded上的工作——与M2M,或者说物联网之间的关联。目前,Java在企业级开发当中已经获得了巨大的成功。在嵌入式方面,Java的故事一直流传不多,但实际上,Java也已经在各种各样的设备上跑了很多年。为了确保其运行时既能够在很小的微处理器边界设备上跑起来,又能够在大型的Headless网关设备上跑起来,我们投入了很多。我们正在将Java Embedded重塑为物联网领域中的头号嵌入式平台。Java ME Embedded 3.3就是想要做这个。
除了在M2M领域的工作之外,我们也在和社区进行紧密的合作,努力提升Java开发者们在嵌入式领域的能力。在ME 3.3发布的同时,我们也针对树莓派发布了Java SE Embedded版本,现在树莓派上两个版本都可以跑。社区对此的反响非常好,现在有很多Java开发者玩起了树莓派,在计算资源受限、能耗受限的环境下进行开发。我觉得这对于Java来说是很好的增长点,我相信这方面将会有非常多的新鲜事儿。

   

5. 从十年前的J2ME到现在的JavaFX、针对移动端的Java客户端,整体技术的变化主要在哪些方面?

Peter:有几个方面。十年前的J2ME基本上都专注于非智能手机市场。现在的话,我们从ME中移除了很多跟手机相关的技术,并在ME中创建了一个移植层,让ME可以很容易的被移植到不同嵌入式设备的不同芯片之上。这是ME技术的重塑:一个运行时将能够运行在非常多不同种类的设备上。Nandini可能想介绍一些ME 8和SE 8相关的内容?
Nandini:在嵌入式市场,正如Peter所说,在关注非智能机的时候,ME有很多跟通话相关的成分;那么现在,我们的核心理念是,以JVM和一些附加库作为ME的核心,然后在特定设备的市场中,另行添加针对特定设备的API。所以,上层技术栈就是API,Java开发者们可以基于这些API写应用。这是一方面。 另一方面,我们正在让Java ME更多的与Java SE的路线贴近:Java ME 8不仅在语言和库上与Java SE 8更重合,同时在JSR方面也在进行更多的重合。我们的一些合作伙伴专门针对特定领域定制API。ME的更新一方面是语言特性的更新,另一方面也是API的更新。以后,Java ME将是Java SE的一个子集,所有针对Java ME编写的程序也将能够在Java SE上运行。刚才Peter提到的树莓派上的工作是第一步:树莓派同时支持两个运行时,开发者可以选择使用Java ME或SE的API来开发。 Peter:我们最终的目标是将API、工具集都统一,让代码可以在最小的设备和最大的设备之间移植。一方面,我们想让Java开发者更容易的去开发嵌入式设备上的应用;另一方面,也想让嵌入式开发者,如C语言开发者,能够快速的捡起Java技术,将自己的应用跑在各种各样的设备之上。

   

6. 这才能算是到达了“编写一次,到处运行”的愿景。

Nandini:是啊,这是我们一直希望实现的承诺。对于JavaFX我有一点补充:JavaFX是我们针对Java的富交互界面,它不仅支持SE平台,同时也支持嵌入式平台。JavaFX也可以在树莓派上跑,开发者可以使用它来做嵌入式设备的图像交互层。

   

7. 好的。最后一个问题:根据你们对于嵌入式系统市场的了解,你们觉得未来这个市场会有一个主流的技术主导,还是会有很多不同的技术来支持?

Peter:我认为,嵌入式领域不仅会有很多技术并存,同时也会有非常多跨公司的合作,合作的深度和广度恐怕将是这个行业诞生以来都未曾见过的。物联网的规模之大,影响之广泛,将超乎人们的想象,同时也会非常复杂,因为所有的设备之间都需要互相连接,还要能够被管理,所以大量的合作将势不可挡。对于我们来说有一点很有意思,那就是,Java是一个已经成为既定标准的技术,Java已经积累了很长的历史。我们并不是在创造一个新技术。对Java而言,我认为Java跟其他技术的融合将为物联网提供大量的基石,而很多厂商也会尝试将不同的新技术跟Java融合。
Nandini:我想补充一点:Java不是我们的Java,或者Oracle的Java。Java这个大船上有很多合作伙伴、开发者和其他成员,大家都在努力让Java更成功。正因为物联网这个领域很大,所以玩家会有很多,但我认为Java的独特之处在于,它可以用同一套工具支持最小的设备和最大的设备。
Peter:是的。另外,嵌入式领域最大的两个挑战在于碎片化和复杂度。你的设备越小,可以选择的芯片、主板就越多。有了Java,就有可能避免碎片化。至于复杂度,我们在15年前到20年前的服务器领域曾经见过:那个时候所有的人都从头开始建造系统,搞出来各种各样的复杂系统。在现在的嵌入式领域,我们看到类似的事情。事实上,正如你刚才提到的“编写一次,到处运行”的承诺,这在服务器领域已经大大减少了复杂度,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在嵌入式领域做类似的事情。
InfoQ:好的,今天的采访就到这里。十分感谢!

登陆InfoQ,与你最关心的话题互动。


找回密码....

Follow

关注你最喜爱的话题和作者

快速浏览网站内你所感兴趣话题的精选内容。

Like

内容自由定制

选择想要阅读的主题和喜爱的作者定制自己的新闻源。

Notifications

获取更新

设置通知机制以获取内容更新对您而言是否重要

B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