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T

如何利用碎片时间提升技术认知与能力? 点击获取答案

刘艳凯:网络是IaaS产品的技术难点
录制于:

| 受访者 刘艳凯 关注 0 他的粉丝 作者 包研 关注 0 他的粉丝 发布于 2015年5月23日 | QCon上海2018 关注大数据平台技术选型、搭建、系统迁移和优化的经验。
27:46

个人简介 刘艳凯,中国惠普首席云计算技术专家,曾任职于北电网络、IBM与Canonical等外企,5年前开始关注云计算领域的技术和生态发展。有过作为校园大使在各个高校普及云计算概念的经历,也曾经带领团队进行艰难探索,先后负责过网络即服务,云管理平台建设,Openstack咨询服务等多个项目。重点关注Openstack开源项目的发展与生态,以及如何帮助中国客户基于Openstack完成互联网时代的转型。

QCon是由InfoQ主办的全球顶级技术盛会,每年在伦敦、北京、东京、纽约、圣保罗、杭州、旧金山召开。自2007年3月份首次举办以来,已经有包括传统制造、金融、电信、互联网、航空航天等领域的近万名架构师、项目经理、团队领导者和高级开发人员参加过QCon大会。

   

1. 各位InfoQ的网友大家好,现在我们在QCON北京的现场,做客我们专访间的是惠普中国云计算手机技术专家刘艳凯女士,刘艳凯女士,你好,您先向我们InfoQ跟QCON的读者介绍一下自己,包括你和你的团队目前正在做的事情,以及你对哪一些技术和领域比较感兴趣?

刘艳凯:好,我是来自于惠普的云计算集团的技术团队,然后简单介绍一下我之前的经历。我第一份工作在北电网络,就是加拿大的那个工运公司,后来去了IBM,在IBM呆的时间比较长,一共呆了7年。然后又从IBM再到Canonical,然后再到HP,现在我所在的这个团队是叫做云技术专家的这样一个团队。这个团队是比较新的,我们大概是从去年开始,才开始组建,我觉得这个团队是集中了就是国内做云计算的,一批比较顶尖的一个专家的,那我们的工作一个就是做惠普的云。谈到惠普的话,很多人他会想到是说,惠普是做打印机的,然后是做服务器的,可能不会说想到惠普也做云,尤其是国内的市场。其实呢,惠普在这个云这块已经有了一个很好的一个战略的一个布局,我认为它虽然起步比较晚,但是它现在选择的这个战略的方向非常的清晰。它从之前的它有一些云的一些系统,比如说Cloudsystem,或者是NET,包括它之前的云的产品,到去年上半年,全新打造了Helion这个云的这个平台,然后到现在,我们全球一共有两千多个惠普云的部署,我们这个团队的使命之一,就是要让中国的客户去了解,我们惠普的这个云产品,就是Helion云的这个产品。

   

2. 媒体这边可能会有一个认识,就是微软落地,IBM落地,惠普也要落地,但可能惠普会对公有云的市场不是多么看好,所以做一个Helion的东西出来,可能要做混合云,或者是私有云,这个认为您觉得是一种正确的解读吗?

刘艳凯:我觉得不是那么完全正确,其中有一点是正确的,就是说惠普它会比较侧重在这个混合云。我们在中国没有自己的公有云,可能会受到一些牌照,政策上面的一些影响,但是惠普在美国是自己基于OpenStark已经搭建了一个公有云,而且那个应该是规模最大的。我们希望在这方面积累一些经验,然后把这些经验反馈给社区。另外一个方面是作为为了推动惠普的混合云的一个策略。虽然惠普在中国没有去落地公有云,但是我们在建一些区域云,而我们的区域云可以通过不停的负责,达到最终全国联合的目的。

   

3. 区域云是不是因为国内比较复杂的网络环境,所以才选择区域性的去做?

刘艳凯:我觉得惠普去搭建这种区域云,是从促进地方经济发展的这样一个角度去做得.他会按照这边行业的需求去搭建一个区域的云。

   

4. 从北电一直到惠普,这几段工作经历里边,有哪些你比较难忘的经历?

刘艳凯:可以先从IBM讲,因为我是从2007年就加入IBM,然后我加入IBM第一个做的项目,它名字叫做comment service delivery platform,就是通用服务交互平台.这个平台当时是做这么一件事情:IBM有很多中间件,比如websphere、DB2,很多客户在用,这些中间件它的部署和配置是非常复杂的,我们把这些中间件的部署和配置给它自动化了。然后我们不可能只部署一个websphere,它需要一个完整的一个运行环境,可能既需要websphere,也需要DB2,可能还有一个POTO,于是我们就是定义一些模板,在这些模板里面,去定义一个可以应用它的运行环境,我们做一个可以让这个模板去自动化的部署。后来我们甚至还加上了这种支持KVM虚拟化的虚拟机的部署。这个平台当时还定义了自己的应用开发的框架,就是说你只要在这个框架上去做开发,你就可以把你的应用自动部署到我的运行环境里面。然后还做了一个全生命周期管理的这样一个东西,就是从你的应用的开发,到发布,到上线,都可以管起来的。这个项目,当时对我的帮助是非常的大,因为在那个时候,虽然还在讨论SAAS的概念,还没有云计算的概念,但是我们做的IAAS的一部分的事情,相当于做了现在很多是PAAS平台要做得事情,所以我觉得是对我在云计算这方面的一个启蒙,我在很多项目和产品上都能看到它的一个影子。虽然对云计算的理解在不断的演进和深入,但是我觉得那个项目是给我的最初的教育——什么是云。所以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我觉得IBM做什么事情都很有前瞻性。 在Canonical和HP的时间不是特别的长,但也是让我有了一个更快速的成长,打开了一个更广阔的视角。我意识到了开源的技术对整个IT的影响是非常巨大的,在IBM没有那么强的意识,但是到Canonical、HP之后,这个意识是越来越强烈。因为有一次参加OpenStack Summit他们的temp director在上面说了一句话,我至今印象很深,他说以后的企业IT80%是来自于开源项目。我觉得现在的HP,你看他走的这整个战略路线,他的云的核心产品一个是基于OpenStack的Helion OpenStack一个是基于Cloud foundry的Helion Cloud foundry,都是全面拥抱开源的。 为什么我会觉得开源技术是将来趋势呢?其实这跟企业IT的脚色的转变是有关系的,比如企业IT,可能以前我要自己去写应用,然后去采购,可能我采购的这些候选人只有那么几家公司而已。我要一个产品来满足我的需求,而这个产品的功能我只用到了20%,但也不得不把它全都买过来,然后我有一个新的需求,那可能要等上一年,因为这个产品不是为你一个客户而开发的。但是开源技术的发展就完全改变了这个格局,不再是说,我要买这买那,可受制于厂商,而是说我可以去选择,它变成了一个业务代理的这种模式,这种模式更面向于服务。而且我能感觉,国内的这些企业对开源的态度也越来越开放,他们也比较喜欢去采用那些开源的技术,所以我觉得HP在这方面还是非常正确的。

   

5. 从网络,云平台到OpenStack,你对哪一方面更感兴趣,哪个技术难点会更大一些?

刘艳凯:其实OpenStack也是个云平台,怎么说呢,就是如果去做IAAS,这里面你要看得东西是非常多的,比如网络存储计算,然后性能,监控,各种管理。然后我一直觉得,网络在整个IAAS里是技术比较难的,你的IAAS能不能做得好,网络是很重要的部分。这可能跟我之前一个项目经历有关系,当时我们有一个云的整个平台,它是搭建在很大的数据中心里面,它的网络是传统的数据中心的网络,有这个COW,然后有它的交换层,它里面也没有用这种现在流行的大而层的这种概念,还用的这种传统的围栏技术,所以面临一个棘手的问题,客户过来说我要部署几个机器,然后我要自己的一个隔离网络,于是我们的管理员就要从这个二三十台交换机上,去Run不同的命令,去把这个网络配好。所以我们后来的项目是要把这个过程自动化,因为当时做得是非常的痛苦。后来慢慢的开始去接触SDN,我觉得SDN一定是网络后面的趋势,所以我对这方面比较感兴趣。然后因为我后来在Canonical呆了一段时间,它是完全以Linux为基础的一个通过开源项目来起来的公司,所以对Linux上面的一些容器技术也比较感兴趣。从之前我做得那些项目,我可以深刻理解到,如果你被网络绊在这里的话,你整个IAAS你不可能做得很灵活,你也不可能特别灵活的去响应你用户的需求。

   

6. 您的介绍里说,传统保守企业在向互联网模式转型,这里的挑战主要是在哪里?为什么会选择通过OpenStatk平台来做这个事情?

刘艳凯:这个转型,我觉得是在国内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比如我来这里,我看到很多的这种互联网公司在用一些非常先进的技术,在创新,在做自己的应用,在做自己的平台,我觉得这是一个新世界。但是回头再去看我们传统的企业,还在用传统那套IT的架构,SOA或者什么其他的一些东西,甚至银行,一些核心应用肯定还是放在大机,那是旧世纪,所以这个转型在中国很有意思。我们这个新世界的同学们,因为发展的晚,反而有一点点优势,别人已经该尝试的都尝试了,他们就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就往前冲就好了,但对于旧世界的这些企业来讲,他面临一个怎么追上去的问题,这里最典型的例子就是银行,还有互联网金融。这里的两者之间的冲突很明显,钱从银行很快的就流到了像余额宝或者P2P这种地方去,这对银行是一个很大的冲击,先不说两者监管机制上有什么不同,就银行这种转型是它必须要面对的现实,必须要面对互联网金融给他带来的冲击。我觉得最需要挑战的是你的思维方式的转变,你能不能用这种互联网的思维方式去看你现在的这种银行业务,然后不断的更新,不断的创新。另外银行如果要从技术上做转型,他必须要快,那只能去使用云因为云可以让你的这个应用更快的去交付。如果你还是原来那套方法去做你的应用,而不是用互联网云上的方式去做,那么你看到一个市场后,等你把它做出来的时候,那市场已经不见了,所以一定是云才能去帮助他往前走。既然是云才能做这个事情,那我认为就是OpenStack。因为第一OpenStack是开源的,第二它是开源里面的老大,这不仅仅是技术上,当然我也承认OpenStack里面有很多的坑,很多的问题,但是要看趋势,要看整个生态系统,包括惠普,包括其他的很多的公司都在这里面,是投入了很大的精力的。这让OpenStack能够变得更好,让它能够去承载这种企业级的应用,去承载企业级的转型,所以我觉得,要问我的话,就是OpenStack。

   

7. 在这么多OpenStack支持者当中,我们发现惠普的支持力度是非常大的。惠普内部是如何通过OpenStack来做这个事情?

刘艳凯:其实惠普对OpenStack投入很大,如果我们去看它的统计的话,在上一个re-list,惠普是第一名的computer,包括它review的人数,还有它贡献的代码量,所以我觉得惠普在这一点上贯彻的非常的彻底。OpenStack是惠普所有云产品的核心,比如我们的这个公有云,是有openStack,然后还有Helion OpenStack,惠普还有基于CloudFuondry的这样一个PAAS平台,我们的PAAS平台也是和OpenStack紧密的集成在一起。它里面提供这种数据库的服务,是集成了OpenStack里面的那个数据库及服务的那个项目,叫做COFF,所以我们的开发者平台也是基于OpenStack,然后我们还有一些其他的针对企业的解决方案,是软硬件一体的,叫cloudsystem,它也是基于OpenStack,所以我觉得从惠普的定位来讲,OpenStack是惠普云产品的一个基础,也是它的一个核心。

   

8. 惠普的云跟其他的云服务相比优势是什么?比如说技术方面的?

刘艳凯:技术方面我觉得有这么几点,第一个就是很多用户在采用云的时候,他会对安全特别担心。不管是公有云还是私有云都会面临同样的问题,所以惠普在我们OpenStack版本上做了很多安全的增强,比如与惠普的安全的软件做了集成,我们还支持数据加密的传输,惠普在社区里面还领导了安全小组的很多的工作。所以基本上是它在推动整个社区在安全方面的工作,并且做了很多贡献。为什么惠普这么重视安全?就是因为要想让OpenStack能够被大多数的企业所能接受,安全一定要做好。我觉得这个安全是惠普的一个技术上的优势,同时也是产品上的优势。然后第二个是它的以开发者为中心的策略。很多时候,客户会跟我们说我想建一个云,可是我还没想好我要在这个云上面放什么。所以惠普的云在策略上一定是以开发者为核心的,是面向应用的。这个目的是让开发者能够更快的在我们的云上开发它的应用,去交付他的应用。对于企业来讲那意味着它的业务对市场的响应更快,可以以更短的周期,去开发出来。我觉得这是从技术上体现的最明显一点。我们也是花了很多精力在我们的开发者平台和OpenStack子层上。本身CloudFoundsy它是没有POTO的,我们自己做了一个POTO,而且我们还把它的管理工作,放到了这个OpenStack的dashbord上。我不知道你对CloudFoundry有没有一些了解,它之前也有一个工具叫BOSH,是来部署这个CloudFoundry,是比较难用的,但是我们现在跟Openstack的那个dashbord做了一个集成,你在Groove上就能把你的开发者平台部署出来,非常的便捷,非常的好用。并且还集成一些Marketing plays,总之做的这些事情让开发者可以集中在他要开发的业务逻辑上,而周围的事情就全部都交给Helion的Cloud Foundry 就可以了。第三个的话,是我之前提到的旧世界和新世界。从惠普的观点来讲,谈用私有云还是公有云,是一个伪命题,因为对企业的IT来讲,它一定是一个混合云。混合的概念,不是说我这部分负载放在私有云上,另外一部分负载放在公有云上的混合云概念,而是更为广泛的。比如我有传统的业务,可根本就没有办法迁移到云上,但我现在有一些应用,是可以迁移到云上的,可以放在私有云,或者托管云,或者公有云,这主要看你应用的性质。比如说银行也要做互联网金融,要和余额宝去PK,和阿里巴巴去PK,和什么什么P2P的这些所有的网站去PK,它完全可以把这部分作为他的一个新业务方向,可以完全放在云上。所以从业务来讲,银行是一个混合的业务,这种业务是在不停演进不停发展的,对于它的IT来讲,他的需求也是一个混合的需求。再比如银行的核心交易系统,他不可能马上从大机挪到云上,但是它在云上的这些什么新的业务,他又必须要做,所以这一定是一个混合的形态,并且惠普会坚持走混合云的路线。并且它有非常强大的产品在做支撑,叫做Cloud system outerMention,它上面提供了我们的一个统一管理的门户,可以在它底下接不同的云平台,甚至是非云的平台。然后也可以做一些配置,举简单的例子,我在混合的IT架构上,在我的VMware虚拟化里,我有虚拟机要管,有物理机要管,可能在公有云上也有机器要管,那我希望有一个监控软件可以把我这些所有的机器都管起来。这正是惠普的这个CSA产品能做到的,他还可以有更多的功能,把这些不同的资源在一个统一的平台上进行管理。所以我觉得这是惠普具有很大的优势。

登陆InfoQ,与你最关心的话题互动。


找回密码....

Follow

关注你最喜爱的话题和作者

快速浏览网站内你所感兴趣话题的精选内容。

Like

内容自由定制

选择想要阅读的主题和喜爱的作者定制自己的新闻源。

Notifications

获取更新

设置通知机制以获取内容更新对您而言是否重要

B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