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T

如何利用碎片时间提升技术认知与能力? 点击获取答案

资深电信级软件开发者对互联网时代的探索
录制于:

| 受访者 陈懿新 关注 0 他的粉丝 作者 杨赛 关注 3 他的粉丝 发布于 2014年6月12日 | QCon上海2018 关注大数据平台技术选型、搭建、系统迁移和优化的经验。
15:29

个人简介 陈懿新,华为资深架构师,15年电信软件开发、架构设计和项目管理经验,曾代表公司构建美国软件实验室团队,对软件平台和电信网络管理系统有深刻的理解,精通相关网络标准,技术擅长C/C++/Java和Unix/Linux/Windows技术,现任华为技术有限公司中央软件院VP,负责华为软件技术战略规划和通用软件平台业务规划。

QCon是由InfoQ主办的全球顶级技术盛会,每年在伦敦、北京、东京、纽约、圣保罗、杭州、旧金山召开。自2007年3月份首次举办以来,已经有包括传统制造、金融、电信、互联网、航空航天等领域的近万名架构师、项目经理、团队领导者和高级开发人员参加过QCon大会。

   

1. 各位InfoQ的读者们,大家好!我现在在QCon北京2014大会的现场,今天很高兴邀请到华为资深架构师陈懿新先生接受我们的采访。首先想问一下陈总,您做了这么多年底层电信级软件的开发,您感觉作为底层开发者,现在看到上层开发那么火,如果想继续做底层,怎么才能更好的证明自己的价值?如果想转成做上层,该怎么走才好?

陈懿新:你说的底层软件可能是一个大家的理解,就是设备里面的软件;你说的上层应该是指互联网的这些软件。真正来看,不存在比如说一定是底层要往上层去走的这样一个关系,还是不同的分工、不同的领域。

我们曾经做过一个这样的探索研究,去看这个世界上的软件到底包括哪些内容。最后我们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在底层软件上的投资,其实占了整个全球软件投资的70%多,互联网软件占了大概是百分之十几,IT软件占了百分之十几。今天为什么大家看着互联网软件这么活跃呢?因为互联网软件跟它的特性和本质有相关性的。

至于底层软件,是不是说互联网软件会去改变底层软件的做事方法,这个我们觉得是肯定的。但底层软件是不是会转化成互联网软件?可能不会。但互联网领域很好的实践,我们可以去把它尝试去做一做,比如说互联网软件的快速交付能力,持续构建能力,可能都会引入到底层软件。

最终的底层软件,它还会存在;上层软件还是上层软件,软件之间可能有个互通。所以回到你刚才这个问题,我们是这样思考:我们不会简单的说,我们会转去做上层软件;我们也不会简单的说上层软件会把底层软件吃掉。我们的答案是这样的:上层软件现在很多很优秀的一些实践,我们把它引入到底层软件里面去做。

做的效果我们可以看一个,大家可能在这世界上都知道的一个case,就是Apple的iPhone,他做了一个很好的事情:诺基亚原来做手机软件的,你可以认为是底层软件,一个嵌入式软件,是封闭的一个软件;IBM做软件,他做一个开放的生态链,把很多的供应商、很多的合作方一起来构建IT这样的一个系统。苹果做的一个事情就是把IT软件开放生态链这个事情引入到嵌入式的手机系统里面来,最后他把这个领域颠覆了,把诺基亚颠覆掉了,把他的AppStore做成世界上大家都向往的一个Model,是这样一个状态。我们会用一些优秀的实践来改变我们原来的做法,但并不是说A代替B,B代替A的这样一个关系。

   

2. 我可不可以理解他是新创造了一层?

陈懿新:可以这么理解。我们现在看到虚拟化这一层,可以带来很多的动态性,很多效率的提升,很多可扩展性的能力,这就是非常好的一个方向。

   

3. 还有一点我关心的是,底层的工程师他有时候觉得很苦闷,他会觉得好像没有人关心他们?

陈懿新:有这个问题,但是并不是说工程师必须去表达。我觉得这是一个过程,这几年很快会过去。

我是这么理解互联网的:互联网终究会像原来的乐讯。大家可能都知道,乐讯就是寻呼机,终究会被电信取代——移动电话代替了寻呼机。今天的互联网可能就是乐讯,你再往后推,可能推个五年十年,你会发现今天的互联网——至少很多玩家——就是当年的乐讯。他会消失掉,会被一个很大的很标准化的、体验很好的、可以满足各种各样需求,这样的一个Model代替掉,那个时候大家可能会回归到一个很正常的、不断的逐步构建在这样的一个状态上。这是暂时的,不会是永久是这样的,所以很多人已经很理性了。

前一段时间,我跟一个高校的博士在聊天的时候,他谈到一个什么问题呢?就是他的博士导师告诉他,选工作你一定不要短视的,简单的就选一个互联网公司做上层JSP开发的,一定要做一些有持续构建能力的,这是对你的职业生涯规划的一个考虑。

   

4. 那么其实从上层到底层,中间可能是说云计算这一层,像现在大家说的IaaS,都是从机柜这个层面往上说,底下他们就完全不管。可能是不是其实这种跨机房之间的技术的演变需求也很强烈,而且它的难度也是很大的?你觉得现在,在当前大家都在兴建云计算的这个前提下,电信基础设施的建设跟以前相比有什么不同?

陈懿新:其实电信基础设施,在这个整个电信行当里面,大家还是知道,变化是很大的,现在大家非常多的讨论是NFV,就是网络功能虚拟化,这样一个大的Model其实在演变;还有一个大家在讨论的,就是以斯坦福和伯克利大学为主导的、创造出来的SDN的一个概念,这也在改变电信行当。

对于我们做这一行的来说,其实我们非常拥抱这样一个变化,这可能对中国的工程师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为什么?其实中国工程师很大的一个特点就是,他的软件的创造力,还有人口红利的一些力量可以在这些方面取得比过去十年更好的、更辉煌的一些成就出来。这个地方我们可以看到,包括我们服务的一些客户,一些电信运营商也在做很多的变化,就他们也希望通过这样一些革新的东西解决以前解决不了的问题,把成本降下来。

其实成本和业务发布的时间,现在是整个电信行业面临的一个重大问题。像IT的技术,互联网的技术,把它打到这个电信行业来,其实带来的效果是非常好的。整个这个行当,我们是非常知道这个变化;可能从互联网上去看不容易看到这样一个变化。

   

5. 而且我们觉得,一个系统只要摊子铺的越大,它要改良的难度就越大。

陈懿新:现在改良在整个行业里面也有两种思路:一种是去改良,还有一种思路,重新创建一套新的。很多国外的一些大的玩家,两种思路都在走,走到最后看结果;也有人就在原来的基础上叠加一层。

基本上现在来看,趋势就是,在原来老的地方去做改良的这种走法,走的非常困难;而在上面叠加一层,做新的,这几年过去,看着这个发展形式还是不错的。

   

6. 像您刚才提到的开放,包括像苹果的模式也好,它其实是一种把软件的特性Web API化的一个过程。好像现在提起开放,就是一个API化的过程。那么在电信这个层次,是否也是一样?

陈懿新:在电信的层次,刚才我给大家已经做过一个简单的分享:电信在开放这个地方是非常活跃的,只不过在国内,大家还没看到。举个例子,Twilio,一个小的API封装平台,他把整个电信能力封装起来,封装起来之后,现在他已经有20万个开发者在上面做,并且他已经渗透到了一百多个国家。他跟原来的Skype不一样,Skype是把这个能力封装给你个应用,他现在是把这个能力封装给你几个API。举个例子,如果是呼叫,他就一个API,Rest API,基本上对于互联网这些(开发者),你做应用是非常的简单,技术对于你来说是完全封装的,你去做你的创新、你的Idea就可以了。 这样带来的效果,在全球,他这个公司创立基本上只有三到四年,在他这个平台基础上已经有两家成功的Startup公司,我印象中应该是卖掉了,卖的都是几千万美金卖出去的,很小的Startup做APP就可以卖掉,非常有价值的东西,这是一方面。第二个就是我们去看那个AT&T,他把这些开放出去,他现在的API的调用好像已经超过一百亿次了。

   

7. 我这么理解:越底层的东西,它Web API化的技术难度就越大?

陈懿新:你这个理解肯定相对的,技术难度肯定是越大的。但是到今天这个阶段,实现的门槛等等这些手段都已经解决了,成功的case很多,包括我们已经把这些能力开放给国内的一些厂商,过去的几个月已经四百万用户全部接上来了,很多的小公司都能接上来。

   

8. 所以技术的实现它不是一个问题?

陈懿新:技术已经解决了,相对10年前用的Parlay那种技术,那是完全不同的东西,现在基本上都是互联网技术,Rest API就出去,很简单的,大家都可以,只要懂得Web开发的都能来做这个事情。

   

9. 开放还有另一点,大家会想到开源。以前网络是黑盒子,现在可能大家都说软件驱动网络,然后有很多开源的实现出来。您对网络层开源这个趋势是怎么看的?

陈懿新:网络分几层,大家理解的是基础网络这一层。我先谈开源。其实大家都不知道,国内这些厂家,在Hadoop开源社区里边贡献最大的是华为公司,Linux(内核)贡献最大的肯定也是华为公司,Cloud Foundry也是华为公司。国内的开源社区里边,我们已经是很活跃在里面了,包括我们有里面的committer。

但是基于这些能力,大家去看基础网络是不是要开源。开源跟开放两个概念,开放是肯定的,我们也谈过了,但开源是开放的一种手段。我们是不是去开源,这个地方就涉及到,我这个东西开源有没有价值。开源并不是简单的把代码扔出去,很多人说了这没价值的。但我们也会尝试,开源作为一个商业的操盘,到底怎么去用。对于电信这一块,现在看来,电信这一行去操盘开源的这种case还不多,但将来可能会越来越多。

还有一个趋势,其实现在电信行业跟IT行业界限是越来越模糊的,特别是数据中心出来之后,你很难分清楚电信行业和IT行业。这样一个趋势下,现在IT行业的开源那是非常火爆的,特别是有一些国际巨头在促发这个开源,就在这个ICT融合阶段,开源的很多。就刚才我说的为什么有这样的一个结果,就是ICT在融合,如果当时谈原来CT的,就是电信领域那一块,就是大家传统理解的就是一些黑盒子,可能开源的活跃度甚至再过几年也不会这么大;但是你去看ICT融合这个阶段,那开源就非常活跃了。

   

10. 最后想问一下,您理想中的一个电信层的开放平台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里面的玩家是什么关系,各自有什么职责?

陈懿新:这几年我一直在思考,我们电信再走五年,或者IT再走五年十年到底应该是个什么样的状态。这个地方还是会有分工的,我们做最底层的基础设施,还会继续做基础设施,并且会做得越来越好。其实还是回到需求有没有被满足的问题:到今天,其实需求是远远没有满足的。我们很多需求没满足,但是我们做了很多的应用;应用和需求之间,在蓬勃发展之后,有个平台的问题;平台解决怎么把这个开放出去,在互联网的创新能够融入进来。

我们在思考,也许在芯片层、硬件层、软件层,都会开放起来。开放完之后,我们就会思考这个商业模式会是怎么样。它还是会有大的玩家,大玩家会做服务,提供更好的品质,不会说我们将来这样一个大的开放平台开放之后,就被很多很多的小玩家占领,不可能的,他肯定最终还是有一个大玩家带着一群的小玩家,就像今天的汽车工业一样,还是那么几个大玩家在做,但是汽车工业方面,基于他的开放标准,有做汽车电子的,有做汽车各种各样的配件的,是这样的一个状态。

我觉得IT这一行,走向还是会像一个很巨大的行业,一股巨大的力量往前走,不会发展成布朗运动这样一个状态。

InfoQ:十分感谢您接受我们采访。

登陆InfoQ,与你最关心的话题互动。


找回密码....

Follow

关注你最喜爱的话题和作者

快速浏览网站内你所感兴趣话题的精选内容。

Like

内容自由定制

选择想要阅读的主题和喜爱的作者定制自己的新闻源。

Notifications

获取更新

设置通知机制以获取内容更新对您而言是否重要

B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