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T

如何利用碎片时间提升技术认知与能力? 点击获取答案

甘泉:青云的目标是更好的云
录制于:

| 受访者 甘泉 关注 0 他的粉丝 作者 魏星 关注 0 他的粉丝 发布于 2015年5月14日 | QCon上海2018 关注大数据平台技术选型、搭建、系统迁移和优化的经验。
18:06

个人简介 甘泉,青云联合创始人、研发副总裁,具有14年软件开发相关工作经验。曾在华为公司、IBM 软件实验室任职;后在百度网页搜索部担任阿拉丁产品检索基础架构负责人。对Linux操作系统、网络、存储以及分布式系统架构、软件工程等方面有比较深入的理解。曾获“Challenge!2014技术商业500人论坛”颁发的“2014年度最具价值CTO奖”。

QCon是由InfoQ主办的全球顶级技术盛会,每年在伦敦、北京、东京、纽约、圣保罗、杭州、旧金山召开。自2007年3月份首次举办以来,已经有包括传统制造、金融、电信、互联网、航空航天等领域的近万名架构师、项目经理、团队领导者和高级开发人员参加过QCon大会。

   

1. 各位InfoQ的网友大家好,现在我们是在Qcon北京的现场,做客我们专访间的是青云的甘总,甘总已经接受过很多采访了,有些问题我们不再问了。第一个我想问您的问题是,您之前有过两次创业失败的经历,第三次创业的时候,是什么因素促使你又来创办青云这件事情?

甘泉:其实前两次创业失败的经历,我以前接受过采访的时候说过,创业失败实际上90%都是人祸,所以对于我而言,选择第三次创业的前提是我们这个创始人团队的人都对不对?我们几个人到底合不合得来?价值观是否趋同?这才决定未来我们到底能不能走得长远。我很庆幸的是我能够碰到像Richard还有Spenser这样的人跟我一起,我们几个人一起去把这个事情做起来,他们几个人你很难说他们是正常人,我们三个人都不是太正常的人,但是你想想看,如果你要想去做一番事业,而且这个事业已经有所谓的巨头在做了,那么你需要什么,你需要最大的一个特质就是勇气,一往无前的勇气,破釜沉舟的勇气,这不是常人所能做到的,这也就是为什么,如果说在新时代,我们以前曾经有本书叫做《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这是真的,至少几个创始人得是有点神经质的,意思就是说你们平常人恐惧的东西我不恐惧。所以经过这几年,我们证明了我们是能够做到一些事情的。

   

2. 现在看来创业这几年你们当初想的idea跟你们现在做的事情是不是还在同一条路上?

甘泉:是的,完全是同一条路上,我们其实青云所做的事情非常简单,真的是非常简单,我们所做的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一个事情上,就是如何提供一个更好的云,这是真的,这不是说辞,这是我们的真实的想法。

   

3. 其实用户用脚来投票的。

甘泉:是的,所以我们是一家很早就能够开放注册网站的创业公司,我们的产品是开放注册,不是受限注册,意思就是你过来之后,你开放注册之后,比如说你付钱,我们是按秒计费,你觉得不爽,你就提工单让我们退款,我们就会马上把款退给你,你就可以走人,然后你可以去阿里,可以去各种各样的云,我们是完全对用户没有任何的束缚和限制的,为什么?我们就是希望通过这种方式能够促进我们的产品,能够真正的赢得用户的心,而不是通过别的方式把用户绑定。

   

4. 您这个工单系统我是知道,因为我也在上面跑过一个东西,确实是响应特别快。

甘泉:对,我们所有的工单都是工程师去处理的,我们没有客服小姐,没有小姑娘在那里听电话,回工单,因为那没有用。我们需要工程师离用户尽量的近,我们的产品开发是这样的,工程师把用户的需求收集进来,然后去做设计,去做开发,然后要亲手把这个产品送给客户,从用户那里获得他第一手的反馈,从而去引导这个产品继续向前进步。

   

5. 青云是在国内最早推出SDN的厂商,您觉得SDN最难的部分是哪一个层面?青云在这方面是怎么做的?

甘泉:其实SDN跟我们的存储一样,最难的地方就在于没有现成的方案可以用,最难的是没有路走,你怎么走出一条路来,它不是一个技术层面的,也不是一个战术层面的问题,说这个模块应该怎么做,它难不难,那个模块难不难,而是说整个方案我们只看到了一个目标,比如说亚马逊的VPC这个目标,它有这个东西能够做到二层隔离,能够将物理世界的网络搬到云上面来,只有这么一个目标,没有路,最难的地方是说你怎么去趟出一条路来,这是我们花了非常大的功夫的。

   

6. 业界普遍反映,青云的安全做得特别好,有用户甚至在知乎上说,你们连DDoS模块都没有,我想知道你们的安全秘籍是什么,这个方便说一说吗?

甘泉:你说我们连DDoS模块都没有,这有点夸张,实际上我们是有的。但是我们是怎么做的呢?最重要的一点,你要把所有的风险分散,在云上我们有一个称不上秘籍的秘籍,就是在云上所有的集中的东西,都会成为你的痛,所以不能有集中点,包括网络,也不能有集中点,如果你没有集中点的话,你就会发现所有集中性的流量或者攻击都会被分散掉,一个大问题如果变成了很多小问题的话,它就不是问题了,但是如果这个大问题过来还是这么大的问题的时候,你想解决就非常的困难,所以你说没有DDoS这个不是真的,我们有。

   

7. 您曾经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说,云计算只是改变了资源交付的一些方式,但并不能改变资源本身,并且公有云在安全、性能以及稳定这几个方面,还没有能满足企业客户的需求,那么在你看来,为什么现在大家还都把一些业务,一些东西往云上迁呢?

甘泉:如果在青云没有出来之前,它确实是满足不了用户需求的,这一点我不是在自夸,青云出现之后,解决了两个问题,一个是I/O瓶颈的问题,就是说在云上面的存储性能应该跟物理世界的存储性能,不是说要超越它,但至少是相当的,意思就是说存储的瓶颈我能够有办法去解决,另外一个就是解决了网络的问题,网络的问题我们在国内率先用SDN,又实现了VPC这个功能,就解决了企业用户两个最大的痛点。

   

8. 存储,网络也是最赚钱的业务是吗。

甘泉:是的,就是这样的,你看成就了多少大型的企业,都在这上面,一个存储——EMC,然后做网络——思科和华为,你可以想想看。然后我们直接通过一种所谓的资源即服务的方式,直接交付给你,非常快速的交付给你,你就会有主机,你也会有网络,你也会有存储,而且它的体验跟你线下的体验是相当的。

   

9. 前几天Google发布了一篇论文,他们讲了一下自己的集群管理器的一些技术问题,论文里面提到一点,整个集群管理器的性能瓶颈还是在磁盘I/O上面,存储方面您也提过一个观点,就是SAN架构只做到了隔离,但是没有做到分散,另外Ceph架构做到了分散,但是没有对I/O进行隔离,而且它们互相会影响,青云的存储是怎么做的?因为我看你们那个秒级资源调度是很强悍的,这个技术障碍是在哪里?

甘泉:对于存储这个问题,恰恰是我这次QCon的主题,如果对于青云的存储有兴趣,你们应该去看QCon的主题的录像,因为我在主题里面详细讲述了青云的存储是怎么做的,它要实现的目标是什么,然后它所能给用户的体验是什么,这个在主题里面讲更合适。

   

10. 青云致力于资源软件化、组件标准化,现在你们开放了很多的API,这个事情对青云来说有什么好处呢?

甘泉:如果我们做IaaS实际上是想做一个平台,我们不能只停留在让用户用鼠标去操作这么一个层次上,只有几台机器的时候你能这么干,没问题,但是我请问你,如果一个公司它下面起的虚机VM数量达到了100台、1000台的规模,你可以想像所有的操作都需要工程师去网上用鼠标去点吗,当我达到了这么一个量级的时候,真正的中大型企业开始用云的时候,我一定是要自动化管理和运维的,这个时候,你的那些Console真的是不重要了,那什么对我重要?如何能通过代码去帮我管理这些资源变得非常重要了,我们之所以这样辛苦的去提供API就是谋在未来。

   

11. 美国今年4月份有一些消息,比如说Nebula宣布市场不好,要关闭了,惠普基本上也退出了公有云的市场,在做自己的Helion,IBM也有一个调整,他们现在重点在做Bluemix,有一个观点认为,可能也是国内的一个从事了很多年私有云开发的作者,他说私有云一定是公有云不能取代的一部分,另一个问题就是(IaaS和PaaS)的融合会是云计算一个未来的发展方向,你怎么看这个问题?

甘泉:我们对于公有云是这么看的,在青云出来之前,也有别的云,但是你自己想想看,我们到底赢得了企业用户的信任没有,这点我毫不夸张地说“没有”,为什么没有?因为你没有满足企业用户的需求,但是你想想看,如果青云从出生的第一天开始,我就说我是做私有云的,然后我去跟企业用户谈单子,他会信任我吗?他连你做的东西是什么都不知道,我们之所以费心费力的去做公有云是为什么,就是要给这个国家里的这些人、这些企业以信心,因为在公有云上面,所有的这些稳定性的问题,性能的问题,所有的指标是藏不住的,就相当于我做了一个大demo,而且这个demo是一个非常公正、透明的大demo,随时都可以去测,随时都可以去用,一旦出了问题,所有的微博、博客、微信都在骂我们,我们藏不住,这个意思就是说我要给你信心,我要给企业用户以信心,告诉你我这个东西已经做到了,做得就这么好,你愿不愿意用?所以你刚才跟我说,我们是应该做公有云还是应该做私有云,我觉得这个问题就不存在,你想给企业用户以信心,就必须得做公有云,证明你的价值,证明你的可靠,证明你的功能,这就是我们青云现在要做的,并不是说未来我们一定会做私有云,也不是说我们一定会做公有云,一个更好的云才是我们的目标,在这个更好的云的角度来说,我不认为有公私之分,但是得给人以信心,这是最重要的,不能空喊口号。

   

12. 如果企业用户有很多传统的业务要迁移,可能会有一些兼容性的问题,类似于这种问题,都是他们自己需要面临的问题是吗。

甘泉:也不是这个意思,我们会面对企业客户,当然会做很多所谓legacy的东西的移植问题,这个我们当然会做,这些也会弥补到我们公有云,比如说一个很重要的需求,就是从私有云来的,Virtual SAN,就是虚拟的存储柜,为什么会有这种需求?就是从私有云用户来的,因为他们用的全是存储柜,他们自然会对这个东西有亲近感,我希望我的东西的架构保持不变,那怎么办呢?我们就会提供这种东西给他们。

   

13. 不同的行业用户,他们每一个可能会有很多种需求,是不是会给青云造成很大问题?

甘泉:我觉得不存在,IaaS层面其实是非常标准的,不要把IaaS层面想象的非常复杂,IaaS层面暴露的是计算资源,计算、网络、存储、安全这些资源,这些资源是对所有的行业都会受益的,这就好像想象一下,我如果是戴尔公司,我生产的服务器,你去问我这个服务器未来会用于哪个行业,这有点可笑,我做好我的服务器,你说你是一个医疗行业,你需要的是这样的服务器,你说你是一个教育行业,你需要的是那样的服务器,这不存在吧,我们暴露的东西也是一样的,它是标准的,对于我们而言,我们把这一层做好就可以了,上面所有的行业垂直领域的用户都会受益。

   

14. 阿里云前两天发布消息说,他们已经在北美建了数据中心,目前青云的客户有没有很多这种海外市场的需求?你们的海外拓展计划是怎样的?

甘泉:我们今年会拓展我们的北美市场,但是说实话,我们拓展的策略真心不想把它变成说我在北美弄了一个柜子,弄了一个RAC,然后就说我们有了北美的节点了,我们如果想做北美市场,我们是想做什么呢,我们甚至都不想给中国的客户用。不是因为我有歧视,而是说我要给美国本土的客户用,要在美国本土去卖青云,让美国的客户除了亚马逊的AWS、Windows的Azure、Rackspace之外,还有一个选择,我们要跟它们正面竞争。

   

15. 而不是说因为中国的用户有业务需求在北美,所以我就把我的东西发展到那里去。

甘泉:是的,这不是我的第一诉求,如果我们要做北美节点,我们会朝着这个目标去做。现在最活跃的两个市场就是中国和北美,其他市场的话,印度也许会是我们一个考虑,包括东南亚,这个我们会去考虑,但是需要合适的人去做这个事情,我们重点会放在中国和北美。

   

16. 最后一个问题,请您谈一下对本次QCon大会的一些感受,有哪些地方还需要改进的?

甘泉:我觉得你们QCon大会这次做得非常成功,这个成功不需要我来证明,只要看这里有多少人就够了,人气非常的旺,人气就是最核心的价值,对于我们而言也是最核心的价值。所以你们以后能够每次都这样,把这么多人,这么多优秀的工程师聚集到这里来,就是对我而言最大的价值。

登陆InfoQ,与你最关心的话题互动。


找回密码....

Follow

关注你最喜爱的话题和作者

快速浏览网站内你所感兴趣话题的精选内容。

Like

内容自由定制

选择想要阅读的主题和喜爱的作者定制自己的新闻源。

Notifications

获取更新

设置通知机制以获取内容更新对您而言是否重要

B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