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T

如何利用碎片时间提升技术认知与能力? 点击获取答案

布里斯托Girl Geek Dinner活动:“身体作为界面”与“阐释身体”演讲

| 作者 Shane Hastie 关注 11 他的粉丝 ,译者 NER 关注 0 他的粉丝 发布于 2016年7月20日. 估计阅读时间: 12 分钟 | QCon北京2018全面起航:开启与Netflix、微软、ThoughtWorks等公司的技术创新之路!

亲爱的读者:我们最近添加了一些个人消息定制功能,您只需选择感兴趣的技术主题,即可获取重要资讯的邮件和网页通知

Scott Logic公司的Tamara Chehayeb Makarem和Jenny Gaudion将会在7月20日英国布里斯托举办的Girl Geek Dinner活动中发言,她们的演讲主题分别是备受赞誉的“身体作为一种界面”和“阐释身体”。InfoQ和她们聊了聊身体作为技术系统界面的不同方式,人们对用户体验的想法需要如何改变,以及阐释基于身体的数据。

感谢你们接受InfoQ的采访。能简单各自介绍一下自己吗?

Tamara:我是伦敦Scott Logic公司的用户体验设计师,我的客户主要是在金融服务领域,做的项目从交易应用到数据分析平台、金融管理工具和内联网都有。在Scott Logic之前,我在黎巴嫩和纽约工作,为客户设计跨平台的电子商务、医疗保健和零售等方面的应用。我拥有帕森斯设计学院的艺术型硕士学位(MFA),专业是设计与技术,我的艺术学士学位(BFA)是在贝鲁特美国大学取得的,专业是平面设计。

Jenny:你们好!我是布里斯托Scott Logic公司的软件开发者。我的技术背景是C#、SQL和Microsoft技术栈。但今年我一直专注于用Angular和React做前端开发。

Tamara,你的演讲题目是“身体作为一种界面”,而且你也在博客文章里写过。当你说身体作为界面的时候,到底是什么意思呢?我们不总是使用身体的部分去和技术互动的么(比如我的手指此刻就在打字)?

的确如此。我们一直使用身体做交互界面。我认为我们做的领域有两个广阔的分类:第一个是在一个可控环境里,第二个是当设备成为身体延伸的一部分。第一个类别把人们限制在一个地点。交互是被制定好的,空间被设计成让我们把身体作为一个界面的样子。想一下,当你拍一下手,声控的灯就亮起来,或者你走向一扇自动门,它就打开了。我们在艺术装置和电子游戏里可以找到很多这种类型交互的例子。

在第二个类别里,人们是可以自由移动的,但被限制着必须穿上或者带着譬如蓝牙耳机、Google Glass或者Fitbit这样的设备。这些设备尽量想和身体融为一体,不那么有侵扰性。它们可以监测手势互动和眼球运动。有些甚至会利用生物识别数据,比如心率、血压或者体液来触发交互。

我们现在使用的界面是非常不直观的,因为它们并没有为用户的自然行为优化设计过。相反,这些界面还希望用户去适应它们。同样,人和技术互动的经验,还会强制设计受限于技术。我们基于屏幕来思考,是因为我们习惯了基于屏幕设计的界面。在特定情况下,我们需要质疑,这真是最好的用户互动方式吗?设计师需要预估用户的需求,而不是满足于现有的可选项。

超越我们习以为常的“简单”界面,当把身体作为界面的时候需要考虑到什么呢,在哪些方面有限制和潜能?

一个限制是技术测量和阐释收集数据的精确程度。技术需要能够阐释用户的行为。举例来说,Fitbit手环需要能分清它是被摇晃的还是用户在走路,但现在还是错误非常多。在设计不能掌控的地方,环境参数是会发生改变的。当我设计一个用计算机视觉追踪颜色的装置时,我面对的挑战是,展览空间的光线会随着天色变暗而变化。在使用身体作为界面的众多事例中,这种限制并不是多么独一无二。最近,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出了问题,在检测一辆拖拉机的白色边缘时,判断成了“明亮的天空”,这个技术故障导致了一人死亡。

同样,我们没有找到这样的解决方案,允许把身体当做一个非偶然的独立于任何设备或地点的界面。我们或者是受限在一个技术已经建立起来的地点,或者穿戴那些能让我们携带着技术的设备。

说到潜能,带着一种把身体当做界面的思维模式去做设计,才能从根本上改变我们使用的技术,改变我们与之交互的方式。这种思维模式能让我们从已经熟悉的界面上转移视线。例如,通过引入触摸屏,我们找到了一个可替代鼠标的选择。然后再通过Kinect和虚拟现实眼镜,我们从触摸屏转向了更多手势识别界面。我们需要创造一些能给用户更多自主权的设备。把身体当做界面,带着这种思维模式做设计,才能让设计更具有实验性,并迭代下去。

看起来这个领域的很多工作,要在艺术和游戏互动中完成。那实用性的商业应用呢,这将如何改变我们工作的方式?

我们已经在一些实用的应用中看到了它的作用,比如用面部识别和指纹鉴定增强了安全性。类似的应用也可以被用在金融服务领域。举例来说,可以用生物识别数据测量一个交易者的压力水平。你可以追踪体温、心率、血压或者呼吸频率,当交易者更容易因冲动而做交易的时候,就可以制止他们。在高情绪负荷的情况下,情绪传感器使得用户能更好地控制他们的行为。

这些传感器也能用于控制用户周遭的环境。在颜色影响人心情方面的研究,就可以用于改变用户行为。举例来说,赌场的灯光往往被设置在鼓励人们继续赌博的状态,快餐店的暖色灯光可以激发人们的食欲。也可以把类似的原理应用到工作场所中。举个例子,办公室的灯光颜色变化有助于让你放松。这就可能会激发雇员的工作效率,从而改善决策过程。

拿你说的第二方面来说,当设备成为身体一部分的时候,什么发生了变化?是指可穿戴设备吗?

用户穿上可穿戴设备进行交互时,比没穿的时候更被动。其实你不必改变自己通常的表现。智能手表在你不需要调整自己行为的情况下追踪你走了多少步,追踪你的睡眠模式。一些设备甚至就是植入身体的。举例来说,Southpaw就是一个植入在皮下的指南针,当用户面朝北的时候,它就被激活了。

设计师面临的挑战是寻找一个平衡点:让技术在任何时间、地点都可获得,与让技术不具侵扰性之间的平衡点。可穿戴设备和植入设备将我们带向这个挑战更近了。

从UX的角度来说,设计这种设备的时候需要考虑到什么呢?

在设计可穿戴设备或者其他把身体作为界面的交互时,需要注意几个事情:

必须为用户即将做出的动作做设计,要意识到它可能会改变。用户的行为驱动着设计,为设计建立了语境。用户会走动、跑步、跳跃或者睡眠吗?我们无法总是预测他们的行为,所以需要为不同的场景创造灵活的设计。我们习惯了创造兼容不同屏幕尺寸的设计。在未来,界面设计将意味着,创造可不断变化适应用户行为的动态设计。

还要考虑到动作发生的环境。你无法控制空间里的人数、光线等。你需要到真实的空间里测试你的设计,这样才能减少错误。不同用户的身体是有区别的,而他们的独特之处将会改变需求。在基于屏幕的界面中,你可能会考虑拇指的大小,或者为色盲用户优化设计。当整个身体都被当做界面的时候,交互的范围就变大了,有更多东西需要考虑进来。举例来说,当Apple Watch一开始发布的时候,他们的心率传感器无法正确读取有纹身用户的数据,因为墨水图案和饱和度阻挡了传感器的光线。

你谈到了“设计经验”,这些界面将带来怎样新的或者不同的经验呢,可以举例说明吗?

我认为,把身体当做界面的一个主要领域,是在医疗健康方面的替代性体验。带着这样的思维模式做设计,能让我们为残障人士服务。想一想斯蒂芬·霍金,他用眨眼的方式写作。我们看看技术是怎么被用来提升知觉,或者修复已经失去的知觉的,这非常有趣。举例来说,有人开发了一种感官替代物,一件装有振动器的背心,它能帮助听力受损的人用震动来解读声音。

Jennifer,你专注的领域是“阐释身体”,这是什么意思,我们能从身体的活动中引出什么类型的信息呢?

“阐释身体”探讨的是我们用身体与技术互动的各种方式。它其实是一个系列演讲中的第二部分,跟Tamara的“身体作为一种界面”一起。传统上讲,技术精确地定义了输入,像使用键盘打字输入一条指令,或者用鼠标点击一个用户界面中展示的特定物品。现在有很多公司在寻求交互的替代方案。我们已经看到了语言指令一路走来,并在今天广泛使用,比如Siri和Ok Google。一些用来交流的选项还包括解释手势、眼球位置、面部表情、身体的化学物质等等。

为了能阐释一个互动或者动作,技术需要什么,它是怎么完成的呢?

为了用技术高效地沟通,需要非常高精度地阐释动作,并应对种类繁多的细微差异。作为一个软件开发者,我总是更担心如何最好地向用户输出信息,高效地沟通,而不是软件如何接收用户的输入信息。机器学习至关重要,因为人们表达同一个动作却有如此繁多的方式。举例来说,要阐释一个运动的手做出的手势,软件就需要识别各种手的形状和运动的范围;要阐释一个语音指令,软件就要识别出一个词或者短语在不同的音高、语调和口音中听起来是什么样的。庞大的数据银行加固了这些系统的基础,系统还会随着可用数据的增多、随着它们校准单个用户而继续改进。

你们将在Girl Geek Dinner上做这次演讲,能跟我介绍一下这个团体么?

Tamara:Girl Geek Dinners(GGD)是Sarah Lamb在伦敦创办的一个女性信息技术从业者的组织,在这个行业女性还是发声比较少。这个组织现在在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等地运营。活动期间,一个或多个发言者会做主题演讲,参会者都将有机会参与其中。这次7月20日在布里斯托,会有我的演讲“身体作为一种界面”,我很高兴能成为GGD的一员。我非常支持GGD的努力,它让更多女性对STEM感兴趣,并建立起成功的技术职业生涯。

Jenny:Girl Geek Dinners是一个认识科技女性非常好的途径,这很重要,因为我们总是零星地分布在各种科技公司里。尤其在科技会议中,女性参会者和发言人比例是非常低的。GGD的演讲覆盖了广泛的话题,每一个感兴趣的人都可以听(男性同样可以),让更多人了解在STEM为基础的行业里工作是什么样的。我在Scott Logic的鼓励下加入了布里斯托的这个组织,我的公司是技术社区组织的热情支持者,我也很高兴我参加了。演讲很不错,形式也会非常轻松,有很多时间可以提问和社交。在布里斯托的组织里,软件开发者尤其被组织得很好,所以去那找个导师也是很棒的方法。

查看英文原文The Body as Interface and Interpreting the Body talks at Bristol Girl Geek Dinner Event


感谢张龙对本文的审校。

给InfoQ中文站投稿或者参与内容翻译工作,请邮件至editors@cn.infoq.com。也欢迎大家通过新浪微博(@InfoQ@丁晓昀),微信(微信号:InfoQChina)关注我们。

评价本文

专业度
风格

您好,朋友!

您需要 注册一个InfoQ账号 或者 才能进行评论。在您完成注册后还需要进行一些设置。

获得来自InfoQ的更多体验。

告诉我们您的想法

允许的HTML标签: a,b,br,blockquote,i,li,pre,u,ul,p

当有人回复此评论时请E-mail通知我
社区评论

允许的HTML标签: a,b,br,blockquote,i,li,pre,u,ul,p

当有人回复此评论时请E-mail通知我

允许的HTML标签: a,b,br,blockquote,i,li,pre,u,ul,p

当有人回复此评论时请E-mail通知我

讨论

登陆InfoQ,与你最关心的话题互动。


找回密码....

Follow

关注你最喜爱的话题和作者

快速浏览网站内你所感兴趣话题的精选内容。

Like

内容自由定制

选择想要阅读的主题和喜爱的作者定制自己的新闻源。

Notifications

获取更新

设置通知机制以获取内容更新对您而言是否重要

BT